你知道自己过气了吗?周星驰的回答很心酸

  周星驰:好像到我这个年纪,每个新戏出来都会被说江郎才尽

  “龙套巨星”这个词从周星驰口中说出,很带有其“无厘头”风格,乍一听很搞笑,细一想又深有意味。这四个字可谓周星驰演员生涯的真实写照,龙套成就了周星驰的巨星地位,让他从“周星星”变为“星爷”,而巨星则让周星驰“因为无敌,有些寂寞”。

  “巨星”星爷回忆“龙套”周星星时,说:“每天都在等,但是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其实应该是等机会吧。一年一年地等,一天一秒钟地等。最后快要‘死’的时候了,终于有机会了,才发现其实这不是机会,完全是个误会,于是接着等。”

  资料图:周星驰。 陈超 摄

  所以,在1999年的《喜剧之王》里,柳飘飘对尹天仇说:“你看前面好黑,什么都看不到。”尹天仇说:“也不是,天亮以后就会很漂亮。”但电影的结尾,尹天仇还是失去了演主角的机会,没有安排一个他功成名就的结局。

  20年之后,有了20年人生感悟的周星驰却更加童心未泯,更为喜欢童话,所以他再拍《新喜剧之王》,片中的女主角如梦看到了天亮,在这个不完美的世界,周星驰想给观众一个完美结局:“因为我觉得这样能够更直接地鼓励到大家,让观众看到人生不会永远都跑龙套的。可以说,20年前,观众没有和尹天仇一起看到‘天亮’,但20年后,大家可以看到了,天亮以后真的很美。”

  两个月拍完,但是想了七八年

  2018年11月29日,周星驰新作《新喜剧之王》官宣定档2019大年初一2月5日上映,消息一经发布迅速成为热点话题,除了星迷的期待外,更是引得不少争议,比如说“时隔20年为何要拍《新喜剧之王》?周星驰是在炒冷饭,是江郎才尽了”,还有的说“电影两周就拍好了,因为《美人鱼2》制作超期,为填补空档,周星驰才临时开拍了《新喜剧之王》”。

  对于种种“乱谈”和猜疑,周星驰不急不恼,一一回复,他笑说:“好像到我这个年纪,每个新戏出来都会被说江郎才尽,我炒过扬州炒饭,但我真的没炒过冷饭。《美人鱼2》的后期制作时间长,本来就计划要到2020年上映。”

  周星驰透露,七八年前已经在考虑再拍部讲述小人物努力奋斗的故事:“一直在想着要再做点什么,偶尔就会想一下。感觉想得差不多的时候是三年前,突然一下子想清楚了,就开始一点点地准备。在现在这个时代,怎么去重新展现出曾经的故事,却又要有不一样的感觉,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地方。”

  《新喜剧之王》堪称横空出世,因为影片是用《D计划》片名立项,之前也曾有传言说周星驰要拍《喜剧之王2》,但这一消息后来也被多方否认。周星驰坦承自己确实故意“低调”,“因为电影的最终名字还没想好,又不想给大家剧透,就随便改了一个名字。那我为什么叫《D计划》而不是ABC,是因为ABC已经被别人注册了,没办法,我就只好选D。”

  在周星驰心中,并非因为《新喜剧之王》是一部IP续作,就难度降低了,出于对电影的虔诚,周星驰是不允许自己对于作品有任何怠慢的,“我想我是需要时间的,《喜剧之王》不仅是一个简单的电影,对我来说算是很重要又很有意义的东西,又赶上上映20年这样一个节点,我难免会考虑很多东西,所以一直没有公布。一个是想多给我自己一点时间,也算是给观众一个惊喜;二是我想要检查好了再交出来,这样对我来说不太会有遗憾。我不想电影还没出来就已经有人在盯着,万一我又多想了一年怎么办?”

  周星驰否认了两周即拍好《新喜剧之王》的说法,“如果真的可以的话,那我也太厉害了。”他介绍《新喜剧之王》用了两个月拍摄,因为电影没有特效,拍起来比较简单,后期制作也不麻烦:“如果从正式剧本开始算,那应该是3年,剧本完成了后,其实拍起来很快,但是我们这次用了不一样的拍摄手法,在这方面花了一些时间。”

  每次看到群演,都会联想到自己的经历

  和周星驰合作过的演员,尤其是群演、龙套演员都会很心疼他,因为他太辛苦,剧组的事不但事必躬亲,每个演员的戏也都要亲自上阵教,包括群演、龙套,拍《新喜剧之王》时也不例外。

  周星驰坦承拍戏确实很累,他因此有时候想成为机器人,“不过,有时候你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时候,就不会感觉太累,那种充实的感觉会淡化疲惫。对一部电影来讲,不存在小角色,每个人都是有用的角色。要达到电影的效果,不管是什么戏份的人,他们对最后的影片呈现都会产生影响。可能是我自己表达习惯的原因吧,我觉得演出来更直观一些,我想让演员立刻明白我到底想要哪种感觉。但是在这个过程里,他们也会创造出自己很多不同的东西出来,其实大家是一起在奉献灵感。”

  《新喜剧之王》讲述了女主角如梦在龙套生活中遭遇各种打击,但是绝不放弃的故事。周星驰表示,自己“每次看到群演,都会自然而然地联想到自身的经历”。

  周星驰电影擅长讲述小人物故事,能用平常视角,而不是高高在上的态度去讲述小人物的生活,则与周星驰的心态有关。虽然做巨星多年,但他每次接受采访时都会说自己还是个小人物,有着普通人的生活,“那些小人物的生活情景并没有离我而去,只不过,我的工作是电影,所以大家都认识我,让我还能继续拍电影,做自己喜欢的事。”

  《新喜剧之王》中唯一的明星是王宝强,为什么不多找一些成熟的演员来演?周星驰说因为他希望给更多有热诚、有梦想,一直在努力奋斗的人们机会,发掘更多的人才,“这也是我自己一直在做的事情,我希望不断有年轻的演员出现,让他们受到鼓舞,参与到电影行业中。”

  周星驰在电影中常用些剧组工作人员,比如编剧、副导演等,都会披挂上阵成为剧组演员,问及为何会有这一“爱好”,周星驰笑说因为这些人也都有演员梦,而且《新喜剧之王》中有很多戏中戏的故事,很多角色就是拍电影的演职人员,“所以找真实的他们来演,不是更好吗?”

  搞笑也需要有很痛苦的经历

  《喜剧之王》中,有很多桥段来自周星驰真实的经历,例如片中尹天仇换上神父服装后被杜娟儿一枪打死,但直到杜娟儿解决完所有坏人,尹天仇却还在后面演“内心戏”,急得导演直喊“Cut”。这个片段取材自周星驰在《射雕英雄传》里跑龙套的经历。

  片中一只蟑螂蹦到尹天仇扮演的死尸上,可他还是一动不动,这段戏源自于周星驰拍摄电影《九品芝麻官》时的真事。

  20年之后,龙套的“待遇”并未提高,《新喜剧之王》中,鄂靖文扮演的如梦,一点也不比尹天仇受的罪少,以至于鄂靖文笑说能被选为女主角,是因为自己“抗打”,跑龙套的种种辛酸,让观众泪目。

  龙套时期的周星驰本人,就像尹天仇、如梦一样是剧组不受欢迎的人,因为他们意见太多,太认为“自己是一位演员”。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要被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我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第二掌再死。”副导演眼睛一瞪:“浪费时间!”

  在成为巨星之前,周星驰做了六年龙套,看了无数的白眼,吃了无数的苦。因为身高没有优势,他要穿着有七八厘米的内增高为自己找机会,但是别的竞争者也会穿,所以,周星驰依旧没有机会。

  周星驰和郑少秋合作拍摄电视剧《大都会》时,一天拍完戏已经很晚了,周星驰却对着电梯口发呆,然后他突然躺倒在电梯门口,旁边的工作人员很诧异,纷纷看着周星驰被电梯不停地撞击着。周星驰说:“如果死在电梯门口,就会产生不停被撞击的神奇效果。”旁边的郑少秋说:“你真是个好演员。真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执著。”最终,导演拍板,用了这个镜头。

  在《新喜剧之王》路演期间,周星驰还讲述过,自己做龙套期间,有一句台词他回家后觉得说得不好,就坐车回到片场,跟导演请求再拍一次。导演一开始不乐意,周星驰情急之下就下跪求他,最终导演同意让他重拍。

  所以,问起周星驰对那些年龙套生涯的最深感受,周星驰说被骂被嘲笑都是家常便饭,“比如我问导演可不可以这样子?导演说,‘算了,都看不见你,走开。’我印象很深的就是每天都在等,但是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其实应该是等机会吧。一年一年地等,一天一秒钟地等。最后快要‘死’的时候了,终于有机会了,才发现其实这不是机会,完全是个误会,于是接着等。”

  从龙套生涯起步,成名后却被种种问题所牵制,被批评说是片场的暴君,不懂人情世故,金钱上又锱铢必较等等。多年来,周星驰纠纷不断、非议缠身,但他对于种种批评从来不会回应,孤独地做着自己。

  王晶曾经评价说:“周星驰的沧桑和忧郁是从头至尾的,他把所有的笑都留在了银幕上,好像生活中你想看见他笑就得先付钱一样。”

  周星驰用喜剧隐藏了他真实的内心,不过,他那看似简单的喜剧并不意味着浅薄,他所制造的每一个笑声其实都酝酿自生活的五味杂陈。周星驰说:“其实,要经历很多很多的痛苦,才能得到一点点笑声。搞笑也需要有很痛苦的经历,那些最悲惨的事情也可以是最搞笑的东西。拍哭戏其实很容易,但要想得到一点点笑声,反而是要经历过很多痛苦才能达到,做喜剧真的很难。”

  自己也仍在努力当中

  9岁时的周星驰看到电影《唐山大兄》时,突然想做一名演员,“我要成为李小龙这样的功夫明星”。而那时的他,害羞之极,和母亲去外面吃饭,如果有外人在的话,他都会用菜单挡住脸,“我害怕别人看着我,看着我讲话”。

  所以妈妈对儿子当明星的“远大志向”,只能回以大笑,可是周星驰却认真了:“如果做人没有梦想,那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如今功成名就的周星驰已不再是单纯的电影创作人,他的多元身份致使他无法回到被称作“星仔”的青春年代。资本的力量致使他在做出某些决定之时,再也无法仅仅从创作的角度出发,而需要他具备更大的资本野心和抱负,以此来增强投资者的信心。

  在这种多重要求的索取下,周星驰纵然是一个天才,但其个人创造力绽放的过程,也是被严重消耗的过程。除了资本,年龄是另一个折磨天才的可怕原因,周星驰自己也说过,“这些年我的电影越来越少,只想跟大家说一句,对不起,我老了。”

  人老了,很多事情就看淡了。所以,周星驰现在拍戏,要承受的、要妥协的也更多。一方面,如他所说:“好像到我这个年纪之后,每个新戏出来都会被说江郎才尽。”而作为“老导演”,他还要适应现在的时代,适应现在的观众:“不仅是电影,整个世界都一直在变,我们必须一直去学习。电影最主要的就是创意,要给观众带来新鲜感,电影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工作。我想我还可以给观众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每次都会再努力一下。”

  周星驰也有不变的东西,那便是“童心未泯”,电影里的孩子气是周星驰的显著标签,《美人鱼》除了一贯的恶搞、无厘头外,温馨的人鱼恋服务于环保的主题,使得影片简单易懂,老少通吃。《西游·降魔篇》里的除魔利器是《儿歌三百首》,《新喜剧之王》里王宝强这个过气明星则男扮女装演起了白雪公主。

  仍在努力奋斗的周星驰想在《新喜剧之王》中向人们传递“努力,奋斗”。他还特意选用了陈百强的《疾风》这首老歌作为电影的主题曲,在他低落时,《疾风》曾经给过他很大安慰,周星驰说:“这首歌的歌词很耐人琢磨,需要仔细地感受,比如唱到‘风却没理起始与终,它只知发力去冲’,或者‘如内心有梦便全力追踪,好比天空疾劲野风’,你可以想象出来,一个小人物全力奔跑的画面,这时候响起这首歌作为背景音乐,是不是很合适?这时候‘疾风’也给了追梦的小人物一种力量,就好像拼搏的人都是疾劲野风。”

  在周星驰看来,每一个人都是尹天仇,都是在为自己的梦想而努力,“其实人人都可以是自己生活中的主角,任何事情不要害怕失败、困顿或者种种阻力,带着满腔热血去努力,就像疾风一样。正在努力奋斗的年轻人,希望你们都能成为自己人生的喜剧之王。”

  而周星驰口中的“王”也绝非是大众理解的王者,而是认真生活、努力追求的小人物,“在他们身上,你可以看到真实、自信、认真甚至是较真,对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充满热情,遭遇再多困难也不会放弃。不停追求梦想,甚至有一些执著。我自己也是正在努力当中,所以我就希望献给那些在努力奋斗当中的你们,看完之后可以更有自信,更努力。”

  《大话西游》中那段经典的城楼戏,那个看似什么都无所谓的至尊宝,一瞬间变成了城楼上的那个夕阳武士,大步走向他爱的女人,用尽全身力气抱上去说:“我这辈子都不会走,我爱你。”

  也许,这也是周星驰想对他热爱了一生的电影说的台词。

你知道自己过气了吗?周星驰的回答很心酸

  周星驰:好像到我这个年纪,每个新戏出来都会被说江郎才尽

  “龙套巨星”这个词从周星驰口中说出,很带有其“无厘头”风格,乍一听很搞笑,细一想又深有意味。这四个字可谓周星驰演员生涯的真实写照,龙套成就了周星驰的巨星地位,让他从“周星星”变为“星爷”,而巨星则让周星驰“因为无敌,有些寂寞”。

  “巨星”星爷回忆“龙套”周星星时,说:“每天都在等,但是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其实应该是等机会吧。一年一年地等,一天一秒钟地等。最后快要‘死’的时候了,终于有机会了,才发现其实这不是机会,完全是个误会,于是接着等。”

  资料图:周星驰。 陈超 摄

  所以,在1999年的《喜剧之王》里,柳飘飘对尹天仇说:“你看前面好黑,什么都看不到。”尹天仇说:“也不是,天亮以后就会很漂亮。”但电影的结尾,尹天仇还是失去了演主角的机会,没有安排一个他功成名就的结局。

  20年之后,有了20年人生感悟的周星驰却更加童心未泯,更为喜欢童话,所以他再拍《新喜剧之王》,片中的女主角如梦看到了天亮,在这个不完美的世界,周星驰想给观众一个完美结局:“因为我觉得这样能够更直接地鼓励到大家,让观众看到人生不会永远都跑龙套的。可以说,20年前,观众没有和尹天仇一起看到‘天亮’,但20年后,大家可以看到了,天亮以后真的很美。”

  两个月拍完,但是想了七八年

  2018年11月29日,周星驰新作《新喜剧之王》官宣定档2019大年初一2月5日上映,消息一经发布迅速成为热点话题,除了星迷的期待外,更是引得不少争议,比如说“时隔20年为何要拍《新喜剧之王》?周星驰是在炒冷饭,是江郎才尽了”,还有的说“电影两周就拍好了,因为《美人鱼2》制作超期,为填补空档,周星驰才临时开拍了《新喜剧之王》”。

  对于种种“乱谈”和猜疑,周星驰不急不恼,一一回复,他笑说:“好像到我这个年纪,每个新戏出来都会被说江郎才尽,我炒过扬州炒饭,但我真的没炒过冷饭。《美人鱼2》的后期制作时间长,本来就计划要到2020年上映。”

  周星驰透露,七八年前已经在考虑再拍部讲述小人物努力奋斗的故事:“一直在想着要再做点什么,偶尔就会想一下。感觉想得差不多的时候是三年前,突然一下子想清楚了,就开始一点点地准备。在现在这个时代,怎么去重新展现出曾经的故事,却又要有不一样的感觉,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地方。”

  《新喜剧之王》堪称横空出世,因为影片是用《D计划》片名立项,之前也曾有传言说周星驰要拍《喜剧之王2》,但这一消息后来也被多方否认。周星驰坦承自己确实故意“低调”,“因为电影的最终名字还没想好,又不想给大家剧透,就随便改了一个名字。那我为什么叫《D计划》而不是ABC,是因为ABC已经被别人注册了,没办法,我就只好选D。”

  在周星驰心中,并非因为《新喜剧之王》是一部IP续作,就难度降低了,出于对电影的虔诚,周星驰是不允许自己对于作品有任何怠慢的,“我想我是需要时间的,《喜剧之王》不仅是一个简单的电影,对我来说算是很重要又很有意义的东西,又赶上上映20年这样一个节点,我难免会考虑很多东西,所以一直没有公布。一个是想多给我自己一点时间,也算是给观众一个惊喜;二是我想要检查好了再交出来,这样对我来说不太会有遗憾。我不想电影还没出来就已经有人在盯着,万一我又多想了一年怎么办?”

  周星驰否认了两周即拍好《新喜剧之王》的说法,“如果真的可以的话,那我也太厉害了。”他介绍《新喜剧之王》用了两个月拍摄,因为电影没有特效,拍起来比较简单,后期制作也不麻烦:“如果从正式剧本开始算,那应该是3年,剧本完成了后,其实拍起来很快,但是我们这次用了不一样的拍摄手法,在这方面花了一些时间。”

  每次看到群演,都会联想到自己的经历

  和周星驰合作过的演员,尤其是群演、龙套演员都会很心疼他,因为他太辛苦,剧组的事不但事必躬亲,每个演员的戏也都要亲自上阵教,包括群演、龙套,拍《新喜剧之王》时也不例外。

  周星驰坦承拍戏确实很累,他因此有时候想成为机器人,“不过,有时候你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时候,就不会感觉太累,那种充实的感觉会淡化疲惫。对一部电影来讲,不存在小角色,每个人都是有用的角色。要达到电影的效果,不管是什么戏份的人,他们对最后的影片呈现都会产生影响。可能是我自己表达习惯的原因吧,我觉得演出来更直观一些,我想让演员立刻明白我到底想要哪种感觉。但是在这个过程里,他们也会创造出自己很多不同的东西出来,其实大家是一起在奉献灵感。”

  《新喜剧之王》讲述了女主角如梦在龙套生活中遭遇各种打击,但是绝不放弃的故事。周星驰表示,自己“每次看到群演,都会自然而然地联想到自身的经历”。

  周星驰电影擅长讲述小人物故事,能用平常视角,而不是高高在上的态度去讲述小人物的生活,则与周星驰的心态有关。虽然做巨星多年,但他每次接受采访时都会说自己还是个小人物,有着普通人的生活,“那些小人物的生活情景并没有离我而去,只不过,我的工作是电影,所以大家都认识我,让我还能继续拍电影,做自己喜欢的事。”

  《新喜剧之王》中唯一的明星是王宝强,为什么不多找一些成熟的演员来演?周星驰说因为他希望给更多有热诚、有梦想,一直在努力奋斗的人们机会,发掘更多的人才,“这也是我自己一直在做的事情,我希望不断有年轻的演员出现,让他们受到鼓舞,参与到电影行业中。”

  周星驰在电影中常用些剧组工作人员,比如编剧、副导演等,都会披挂上阵成为剧组演员,问及为何会有这一“爱好”,周星驰笑说因为这些人也都有演员梦,而且《新喜剧之王》中有很多戏中戏的故事,很多角色就是拍电影的演职人员,“所以找真实的他们来演,不是更好吗?”

  搞笑也需要有很痛苦的经历

  《喜剧之王》中,有很多桥段来自周星驰真实的经历,例如片中尹天仇换上神父服装后被杜娟儿一枪打死,但直到杜娟儿解决完所有坏人,尹天仇却还在后面演“内心戏”,急得导演直喊“Cut”。这个片段取材自周星驰在《射雕英雄传》里跑龙套的经历。

  片中一只蟑螂蹦到尹天仇扮演的死尸上,可他还是一动不动,这段戏源自于周星驰拍摄电影《九品芝麻官》时的真事。

  20年之后,龙套的“待遇”并未提高,《新喜剧之王》中,鄂靖文扮演的如梦,一点也不比尹天仇受的罪少,以至于鄂靖文笑说能被选为女主角,是因为自己“抗打”,跑龙套的种种辛酸,让观众泪目。

  龙套时期的周星驰本人,就像尹天仇、如梦一样是剧组不受欢迎的人,因为他们意见太多,太认为“自己是一位演员”。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要被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我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第二掌再死。”副导演眼睛一瞪:“浪费时间!”

  在成为巨星之前,周星驰做了六年龙套,看了无数的白眼,吃了无数的苦。因为身高没有优势,他要穿着有七八厘米的内增高为自己找机会,但是别的竞争者也会穿,所以,周星驰依旧没有机会。

  周星驰和郑少秋合作拍摄电视剧《大都会》时,一天拍完戏已经很晚了,周星驰却对着电梯口发呆,然后他突然躺倒在电梯门口,旁边的工作人员很诧异,纷纷看着周星驰被电梯不停地撞击着。周星驰说:“如果死在电梯门口,就会产生不停被撞击的神奇效果。”旁边的郑少秋说:“你真是个好演员。真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执著。”最终,导演拍板,用了这个镜头。

  在《新喜剧之王》路演期间,周星驰还讲述过,自己做龙套期间,有一句台词他回家后觉得说得不好,就坐车回到片场,跟导演请求再拍一次。导演一开始不乐意,周星驰情急之下就下跪求他,最终导演同意让他重拍。

  所以,问起周星驰对那些年龙套生涯的最深感受,周星驰说被骂被嘲笑都是家常便饭,“比如我问导演可不可以这样子?导演说,‘算了,都看不见你,走开。’我印象很深的就是每天都在等,但是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其实应该是等机会吧。一年一年地等,一天一秒钟地等。最后快要‘死’的时候了,终于有机会了,才发现其实这不是机会,完全是个误会,于是接着等。”

  从龙套生涯起步,成名后却被种种问题所牵制,被批评说是片场的暴君,不懂人情世故,金钱上又锱铢必较等等。多年来,周星驰纠纷不断、非议缠身,但他对于种种批评从来不会回应,孤独地做着自己。

  王晶曾经评价说:“周星驰的沧桑和忧郁是从头至尾的,他把所有的笑都留在了银幕上,好像生活中你想看见他笑就得先付钱一样。”

  周星驰用喜剧隐藏了他真实的内心,不过,他那看似简单的喜剧并不意味着浅薄,他所制造的每一个笑声其实都酝酿自生活的五味杂陈。周星驰说:“其实,要经历很多很多的痛苦,才能得到一点点笑声。搞笑也需要有很痛苦的经历,那些最悲惨的事情也可以是最搞笑的东西。拍哭戏其实很容易,但要想得到一点点笑声,反而是要经历过很多痛苦才能达到,做喜剧真的很难。”

  自己也仍在努力当中

  9岁时的周星驰看到电影《唐山大兄》时,突然想做一名演员,“我要成为李小龙这样的功夫明星”。而那时的他,害羞之极,和母亲去外面吃饭,如果有外人在的话,他都会用菜单挡住脸,“我害怕别人看着我,看着我讲话”。

  所以妈妈对儿子当明星的“远大志向”,只能回以大笑,可是周星驰却认真了:“如果做人没有梦想,那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如今功成名就的周星驰已不再是单纯的电影创作人,他的多元身份致使他无法回到被称作“星仔”的青春年代。资本的力量致使他在做出某些决定之时,再也无法仅仅从创作的角度出发,而需要他具备更大的资本野心和抱负,以此来增强投资者的信心。

  在这种多重要求的索取下,周星驰纵然是一个天才,但其个人创造力绽放的过程,也是被严重消耗的过程。除了资本,年龄是另一个折磨天才的可怕原因,周星驰自己也说过,“这些年我的电影越来越少,只想跟大家说一句,对不起,我老了。”

  人老了,很多事情就看淡了。所以,周星驰现在拍戏,要承受的、要妥协的也更多。一方面,如他所说:“好像到我这个年纪之后,每个新戏出来都会被说江郎才尽。”而作为“老导演”,他还要适应现在的时代,适应现在的观众:“不仅是电影,整个世界都一直在变,我们必须一直去学习。电影最主要的就是创意,要给观众带来新鲜感,电影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工作。我想我还可以给观众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每次都会再努力一下。”

  周星驰也有不变的东西,那便是“童心未泯”,电影里的孩子气是周星驰的显著标签,《美人鱼》除了一贯的恶搞、无厘头外,温馨的人鱼恋服务于环保的主题,使得影片简单易懂,老少通吃。《西游·降魔篇》里的除魔利器是《儿歌三百首》,《新喜剧之王》里王宝强这个过气明星则男扮女装演起了白雪公主。

  仍在努力奋斗的周星驰想在《新喜剧之王》中向人们传递“努力,奋斗”。他还特意选用了陈百强的《疾风》这首老歌作为电影的主题曲,在他低落时,《疾风》曾经给过他很大安慰,周星驰说:“这首歌的歌词很耐人琢磨,需要仔细地感受,比如唱到‘风却没理起始与终,它只知发力去冲’,或者‘如内心有梦便全力追踪,好比天空疾劲野风’,你可以想象出来,一个小人物全力奔跑的画面,这时候响起这首歌作为背景音乐,是不是很合适?这时候‘疾风’也给了追梦的小人物一种力量,就好像拼搏的人都是疾劲野风。”

  在周星驰看来,每一个人都是尹天仇,都是在为自己的梦想而努力,“其实人人都可以是自己生活中的主角,任何事情不要害怕失败、困顿或者种种阻力,带着满腔热血去努力,就像疾风一样。正在努力奋斗的年轻人,希望你们都能成为自己人生的喜剧之王。”

  而周星驰口中的“王”也绝非是大众理解的王者,而是认真生活、努力追求的小人物,“在他们身上,你可以看到真实、自信、认真甚至是较真,对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充满热情,遭遇再多困难也不会放弃。不停追求梦想,甚至有一些执著。我自己也是正在努力当中,所以我就希望献给那些在努力奋斗当中的你们,看完之后可以更有自信,更努力。”

  《大话西游》中那段经典的城楼戏,那个看似什么都无所谓的至尊宝,一瞬间变成了城楼上的那个夕阳武士,大步走向他爱的女人,用尽全身力气抱上去说:“我这辈子都不会走,我爱你。”

  也许,这也是周星驰想对他热爱了一生的电影说的台词。

脫「疣」要及時。找至可信賴的 LM Skincentre

脫「疣」要及時。找至可信賴的 LM Skincentre
曾經有不少美容院邀請脫「」, 可是因為會有傷口一直都不敢做
也以為臉上只有一兩粒就不了了之
後來在 LM Skincentre 做了第 4 代全新 Thermage®️ FLX 之後就好像對診所打了強心針一樣
對醫生及診所的信心大增, 就決定放心將臉交給醫生脫疣
有興趣了第 4 代全新 Thermage®️ FLX 可詳見文章最底部有文章連結

LMSKINCENTRE, 脫疣, CO2Laser, Thermage, 二氧化碳激光, 油脂粒, lovecathcath, catherine, 夏沫, lovecath, beauty, skincare

LM Skincentre 其實是一間診所, 而非美容院
所以會按照醫管條例, 登記客戶身分證
由於夏沫不是第一次來, 所以已經有資料紀錄了, 可以直接進房間

LMSKINCENTRE, 脫疣, CO2Laser, Thermage, 二氧化碳激光, 油脂粒, lovecathcath, catherine, 夏沫, lovecath, beauty, skincare

LMSKINCENTRE, 脫疣, CO2Laser, Thermage, 二氧化碳激光, 油脂粒, lovecathcath, catherine, 夏沫, lovecath, beauty, skincare

在房間等候期間, 護士會問一些問題, 確保你是清楚明白自己接受什麼療程
及會否懷孕或其他狀況導致不適合做療程

LMSKINCENTRE, 脫疣, CO2Laser, Thermage, 二氧化碳激光, 油脂粒, lovecathcath, catherine, 夏沫, lovecath, beauty, skincareLMSKINCENTRE, 脫疣, CO2Laser, Thermage, 二氧化碳激光, 油脂粒, lovecathcath, catherine, 夏沫, lovecath, beauty, skincare

今次會透過CO2 Laser 二氧化碳激光進行脫疣
有傳染性,有可能從別人的身上感染而造成疣,病毒通常從皮膚受損之處進入。
疣會擴散到其他部位,消失後也有復發的可能。
疣通常很小,粗糙,堅硬、其顏色與其餘皮膚相似。
所以自己未必能夠分辨
其實令我的起心肝去脫疣的原因除了是因為信任 LM SKINCENTRE 的醫生外
擔心抱著契女時會傳染到她

LMSKINCENTRE, 脫疣, CO2Laser, Thermage, 二氧化碳激光, 油脂粒, lovecathcath, catherine, 夏沫, lovecath, beauty, skincare

徹底清潔臉部後, 醫生會仔細地查看臉上疣的位置, 並一一圈出來
醫生檢查後, 讓夏沫非常驚訝, 由一開始只有一兩粒「疣」
變到臉上超過20-30粒, 而重災區竟然是頸部
脫疣真的要及時, 以免擴散不同位置
醫生會在有疣的位置敷上麻醉藥膏
藥力發作後便可進行療程

LMSKINCENTRE, 脫疣, CO2Laser, Thermage, 二氧化碳激光, 油脂粒, lovecathcath, catherine, 夏沫, lovecath, beauty, skincare

CO2 Laser 的波長是 10600nm, 照射到皮膚上會被皮膚的水份吸收,
瞬間將皮膚問題的組織氣化
所切割的深度比刮除術較深及較精準, 可以處理較深層的皮膚問題

(如: 癦痣﹑油脂粒﹑肉粒﹑疣﹑珍珠疣﹑角質層生等) 其復原亦較快, 減少留下疤痕的機會

LMSKINCENTRE, 脫疣, CO2Laser, Thermage, 二氧化碳激光, 油脂粒, lovecathcath, catherine, 夏沫, lovecath, beauty, skincare

第一次進行脫疣, 其實都有點驚, 不過醫生說不痛, 我就安心了
可能因為有麻醉藥膏, 脫疣療程進行時沒有什麼感覺,
醫生第一下會問感覺如何, 過程比想像中快
感覺到醫生非常純熟的技術, 快而準地脫除臉及頸上的疣

LMSKINCENTRE, 脫疣, CO2Laser, Thermage, 二氧化碳激光, 油脂粒, lovecathcath, catherine, 夏沫, lovecath, beauty, skincare

眼周附近有一粒都非常快捷地處理了
超開心, 每天化妝見到粒粒, 還以為是粉刺什麼的, 終於清理掉了
以後拍近鏡都不怕啦

LMSKINCENTRE, 脫疣, CO2Laser, Thermage, 二氧化碳激光, 油脂粒, lovecathcath, catherine, 夏沫, lovecath, beauty, skincare

LMSKINCENTRE, 脫疣, CO2Laser, Thermage, 二氧化碳激光, 油脂粒, lovecathcath, catherine, 夏沫, lovecath, beauty, skincare

完成療程後, 會感覺到臉吉吉地, 有點癢,
只要吹吹凍風就可以舒緩了
幸好夏沫是冬季做療程, 外面都是涼涼的~哈哈~~
脫疣位置會有點紅, 但回家前已經散紅了

LMSKINCENTRE, 脫疣, CO2Laser, Thermage, 二氧化碳激光, 油脂粒, lovecathcath, catherine, 夏沫, lovecath, beauty, skincare

剛完成回家只有輕微紅點
醫生開了消炎藥膏, 在未結焦之前都要適量地塗於患處
未結焦之前不可以濕水或大力擦, 夏沫都用蒸餾水清潔治療部位
更不能使用任何護膚品, 所以頭幾天皮膚乾到不得了, 什麼都不能塗啊~
過幾天會見到有些微突起準備結焦
開始結焦的日子是最難忍的, 但為了不留疤痕, 一定要忍啊~

LMSKINCENTRE, 脫疣, CO2Laser, Thermage, 二氧化碳激光, 油脂粒, lovecathcath, catherine, 夏沫, lovecath, beauty, skincare

大概一星期後就全部結焦了, 再等它自己脫落, 就可回復光滑的肌膚了

LMSKINCENTRE, 脫疣, CO2Laser, Thermage, 二氧化碳激光, 油脂粒, lovecathcath, catherine, 夏沫, lovecath, beauty, skincare

等待結焦期間不能用護膚品、不能化妝、不能游水曬太陽等等
順便就幫化妝掃進行大清洗消毒, 平時用的毛巾和枕頭套都要消毒一下
以免之後又再重覆感染呢
焦脫落後回復光滑肌膚, 完全沒有任何傷口的痕跡或疤痕, 效果非常令人滿意~^^~

無痛 V 面。緊緻效果長達一年。LM Skincentre 第 4 代全新 Thermage®️ FLX
https://lovecath.blogspot.com/2018/11/v-lm-skincentre-4-thermage-flx.html

LM SKINCENTRE
地址: 香港灣仔告士打道80號16樓
https://lmskincentre.com

Treatment sponsored by LM SKINCENTRE

謝謝大家來看LoveCath夏沫的文章啊~^^~
Catherine (LoveCath夏沫),
電郵 [email protected] / [email protected]


LoveCath 夏沫

LM LoveCath 0046

樂富邨火警3人送院 初步相信由煮食引起

樂富邨樂泰樓昨晚發生火警,一男兩女送院。初步調查相信,火警由煮食引起,沒有可疑。

涉事單位的70歲男住戶,面及手受傷,另外兩名分別87歲和43歲的女住戶,懷疑吸入濃煙不適。另外,約200名居民疏散至安全位置,包括行動不便人士。

火警昨晚8時許發生,消防出動一條喉及一隊煙帽隊灌救,單位有大量垃圾,現場冒出刺鼻濃煙,消防員打破起火樓層走廊一個玻璃窗,讓濃煙消散,到10時半左右將火救熄。

周星馳:好像到我這個年紀,每個新戲出來都會被說江郎才盡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龍套巨星”這個詞從周星馳口中說出,很帶有其“無厘頭”風格,乍一聽很搞笑,細一想又深有意味。這四個字可謂周星馳演員生涯的真實寫照,龍套成就了周星馳的巨星地位,讓他從“周星星”變為“星爺”,而巨星則讓周星馳“因為無敵,有些寂寞”。

“巨星”星爺回憶“龍套”周星星時,說:“每天都在等,但是不知道自己在等什麼。其實應該是等機會吧。一年一年地等,一天一秒鐘地等。最後快要’死’的時候了,終於有機會了,才發現其實這不是機會,完全是個誤會,於是接著等。”

所以,在1999年的《喜劇之王》裡,柳飄飄對尹天仇說:“你看前面好黑,什麼都看不到。”尹天仇說:“也不是,天亮以後就會很漂亮。”但電影的結尾,尹天仇還是失去了演主角的機會,沒有安排一個他功成名就的結局。

20年之後,有了20年人生感悟的周星馳卻更加童心未泯,更為喜歡童話,所以他再拍《新喜劇之王》,片中的女主角如夢看到了天亮,在這個不完美的世界,周星馳想給觀眾一個完美結局:“因為我覺得這樣能夠更直接地鼓勵到大家,讓觀眾看到人生不會永遠都跑龍套的。可以說,20年前,觀眾沒有和尹天仇一起看到’天亮’,但20年後,大家可以看到了,天亮以後真的很美。”

兩個月拍完,但是想了七八年

2018年11月29日,周星馳新作《新喜劇之王》官宣定檔2019大年初一2月5日上映,消息一經發布迅速成為熱點話題,除了星迷的期待外,更是引得不少爭議,比如說“時隔20年為何要拍《新喜劇之王》?周星馳是在炒冷飯,是江郎才盡了”,還有的說“電影兩週就拍好了,因為《美人魚2》製作超期,為填補空檔,周星馳才臨時開拍了《新喜劇之王》”。

對於種種“亂談”和猜疑,周星馳不急不惱,一一回复,他笑說:“好像到我這個年紀,每個新戲出來都會被說江郎才盡,我炒過揚州炒飯,但我真的沒炒過冷飯。《美人魚2》的後期製作時間長,本來就計劃要到2020年上映。”

周星馳透露,七八年前已經在考慮再拍部講述小人物努力奮鬥的故事:“一直在想著要再做點什麼,偶爾就會想一下。感覺想得差不多的時候是三年前,突然一下子想清楚了,就開始一點點地準備。在現在這個時代,怎麼去重新展現出曾經的故事,卻又要有不一樣的感覺,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地方。”

《新喜劇之王》堪稱橫空出世,因為影片是用《D計劃》片名立項,之前也曾有傳言說周星馳要拍《喜劇之王2》,但這一消息後來也被多方否認。周星馳坦承自己確實故意“低調”,“因為電影的最終名字還沒想好,又不想給大家劇透,就隨便改了一個名字。那我為什麼叫《D計劃》而不是ABC,是因為ABC已經被別人註冊了,沒辦法,我就只好選D。”

在周星馳心中,並非因為《新喜劇之王》是一部IP續作,就難度降低了,出於對電影的虔誠,周星馳是不允許自己對於作品有任何怠慢的,“我想我是需要時間的,《喜劇之王》不僅是一個簡單的電影,對我來說算是很重要又很有意義的東西,又趕上上映20年這樣一個節點,我難免會考慮很多東西,所以一直沒有公佈。一個是想多給我自己一點時間,也算是給觀眾一個驚喜;二是我想要檢查好了再交出來,這樣對我來說不太會有遺憾。我不想電影還沒出來就已經有人在盯著,萬一我又多想了一年怎麼辦?”

周星馳否認了兩週即拍好《新喜劇之王》的說法,“如果真的可以的話,那我也太厲害了。”他介紹《新喜劇之王》用了兩個月拍攝,因為電影沒有特效,拍起來比較簡單,後期製作也不麻煩:“如果從正式劇本開始算,那應該是3年,劇本完成了後,其實拍起來很快,但是我們這次用了不一樣的拍攝手法,在這方面花了一些時間。”

每次看到群演,都會聯想到自己的經歷

和周星馳合作過的演員,尤其是群演、龍套演員都會很心疼他,因為他太辛苦,劇組的事不但事必躬親,每個演員的戲也都要親自上陣教,包括群演、龍套,拍《新喜劇之王》時也不例外。

周星馳坦承拍戲確實很累,他因此有時候想成為機器人,“不過,有時候你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的時候,就不會感覺太累,那種充實的感覺會淡化疲憊。對一部電影來講,不存在小角色,每個人都是有用的角色。要達到電影的效果,不管是什麼戲份的人,他們對最後的影片呈現都會產生影響。可能是我自己表達習慣的原因吧,我覺得演出來更直觀一些,我想讓演員立刻明白我到底想要哪種感覺。但是在這個過程裡,他們也會創造出自己很多不同的東西出來,其實大家是一起在奉獻靈感。”

《新喜劇之王》講述了女主角如夢在龍套生活中遭遇各種打擊,但是絕不放棄的故事。周星馳表示,自己“每次看到群演,都會自然而然地聯想到自身的經歷”。

周星馳電影擅長講述小人物故事,能用平常視角,而不是高高在上的態度去講述小人物的生活,則與周星馳的心態有關。雖然做巨星多年,但他每次接受采訪時都會說自己還是個小人物,有著普通人的生活,“那些小人物的生活情景並沒有離我而去,只不過,我的工作是電影,所以大家都認識我,讓我還能繼續拍電影,做自己喜歡的事。”

《新喜劇之王》中唯一的明星是王寶強,為什麼不多找一些成熟的演員來演?周星馳說因為他希望給更多有熱誠、有夢想,一直在努力奮鬥的人們機會,發掘更多的人才,“這也是我自己一直在做的事情,我希望不斷有年輕的演員出現,讓他們受到鼓舞,參與到電影行業中。”

周星馳在電影中常用些劇組工作人員,比如編劇、副導演等,都會披掛上陣成為劇組演員,問及為何會有這一“愛好”,周星馳笑說因為這些人也都有演員夢,而且《新喜劇之王》中有很多戲中戲的故事,很多角色就是拍電影的演職人員,“所以找真實的他們來演,不是更好嗎?”

搞笑也需要有很痛苦的經歷

《喜劇之王》中,有很多橋段來自周星馳真實的經歷,例如片中尹天仇換上神父服裝後被杜娟兒一槍打死,但直到杜娟兒解決完所有壞人,尹天仇卻還在後面演“內心戲”,急得導演直喊“Cut”。這個片段取材自周星馳在《射雕英雄傳》裡跑龍套的經歷。

片中一隻蟑螂蹦到尹天仇扮演的死屍上,可他還是一動不動,這段戲源自於周星馳拍攝電影《九品芝麻官》時的真事。

20年之後,龍套的“待遇”並未提高,《新喜劇之王》中,鄂靖文扮演的如夢,一點也不比尹天仇受的罪少,以至於鄂靖文笑說能被選為女主角,是因為自己“抗打”,跑龍套的種種辛酸,讓觀眾淚目。

龍套時期的周星馳本人,就像尹天仇、如夢一樣是劇組不受歡迎的人,因為他們意見太多,太認為“自己是一位演員”。在1983版《射雕英雄傳》中,周星馳飾演一名士兵,要被梅超風一掌打死。演前他主動跟副導演商量,“我可不可以用手擋一下,第二掌再死。”副導演眼睛一瞪:“浪費時間!”

在成為巨星之前,周星馳做了六年龍套,看了無數的白眼,吃了無數的苦。因為身高沒有優勢,他要穿著有七八厘米的內增高為自己找機會,但是別的競爭者也會穿,所以,周星馳依舊沒有機會。

周星馳和鄭少秋合作拍攝電視劇《大都會》時,一天拍完戲已經很晚了,周星馳卻對著電梯口發呆,然後他突然躺倒在電梯門口,旁邊的工作人員很詫異,紛紛看著周星馳被電梯不停地撞擊著。周星馳說:“如果死在電梯門口,就會產生不停被撞擊的神奇效果。”旁邊的鄭少秋說:“你真是個好演員。真沒想到你竟然這麼執著。”最終,導演拍板,用了這個鏡頭。

在《新喜劇之王》路演期間,周星馳還講述過,自己做龍套期間,有一句台詞他回家後覺得說得不好,就坐車回到片場,跟導演請求再拍一次。導演一開始不樂意,周星馳情急之下就下跪求他,最終導演同意讓他重拍。

所以,問起周星馳對那些年龍套生涯的最深感受,周星馳說被罵被嘲笑都是家常便飯,“比如我問導演可不可以這樣子?導演說,’算了,都看不見你,走開。’我印像很深的就是每天都在等,但是不知道自己在等什麼。其實應該是等機會吧。一年一年地等,一天一秒鐘地等。最後快要’死’的時候了,終於有機會了,才發現其實這不是機會,完全是個誤會,於是接著等。”

從龍套生涯起步,成名後卻被種種問題所牽制,被批評說是片場的暴君,不懂人情世故,金錢上又錙銖必較等等。多年來,周星馳糾紛不斷、非議纏身,但他對於種種批評從來不會回應,孤獨地做著自己。

王晶曾經評價說:“周星馳的滄桑和憂鬱是從頭至尾的,他把所有的笑都留在了銀幕上,好像生活中你想看見他笑就得先付錢一樣。”

周星馳用喜劇隱藏了他真實的內心,不過,他那看似簡單的喜劇並不意味著淺薄,他所製造的每一個笑聲其實都醞釀自生活的五味雜陳。周星馳說:“其實,要經歷很多很多的痛苦,才能得到一點點笑聲。搞笑也需要有很痛苦的經歷,那些最悲慘的事情也可以是最搞笑的東西。拍哭戲其實很容易,但要想得到一點點笑聲,反而是要經歷過很多痛苦才能達到,做喜劇真的很難。”

自己也仍在努力當中

9歲時的周星馳看到電影《唐山大兄》時,突然想做一名演員,“我要成為李小龍這樣的功夫明星”。而那時的他,害羞之極,和母親去外面吃飯,如果有外人在的話,他都會用菜單擋住臉,“我害怕別人看著我,看著我講話”。

所以媽媽對兒子當明星的“遠大志向”,只能回以大笑,可是周星馳卻認真了:“如果做人沒有夢想,那跟鹹魚有什麼區別?”

如今功成名就的周星馳已不再是單純的電影創作人,他的多元身份致使他無法回到被稱作“星仔”的青春年代。資本的力量致使他在做出某些決定之時,再也無法僅僅從創作的角度出發,而需要他具備更大的資本野心和抱負,以此來增強投資者的信心。

在這種多重要求的索取下,周星馳縱然是一個天才,但其個人創造力綻放的過程,也是被嚴重消耗的過程。除了資本,年齡是另一個折磨天才的可怕原因,周星馳自己也說過,“這些年我的電影越來越少,只想跟大家說一句,對不起,我老了。”

人老了,很多事情就看淡了。所以,周星馳現在拍戲,要承受的、要妥協的也更多。一方面,如他所說:“好像到我這個年紀之後,每個新戲出來都會被說江郎才盡。”而作為“老導演”,他還要適應現在的時代,適應現在的觀眾:“不僅是電影,整個世界都一直在變,我們必須一直去學習。電影最主要的就是創意,要給觀眾帶來新鮮感,電影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工作。我想我還可以給觀眾一些不一樣的東西,每次都會再努力一下。”

周星馳也有不變的東西,那便是“童心未泯”,電影裡的孩子氣是周星馳的顯著標籤,《美人魚》除了一貫的惡搞、無厘頭外,溫馨的人魚戀服務於環保的主題,使得影片簡單易懂,老少通吃。 《西遊·降魔篇》裡的除魔利器是《兒歌三百首》,《新喜劇之王》裡王寶強這個過氣明星則男扮女裝演起了白雪公主。

仍在努力奮鬥的周星馳想在《新喜劇之王》中向人們傳遞“努力,奮鬥”。他還特意選用了陳百強的《疾風》這首老歌作為電影的主題曲,在他低落時,《疾風》曾經給過他很大安慰,周星馳說:“這首歌的歌詞很耐人琢磨,需要仔細地感受,比如唱到’風卻沒理起始與終,它只知發力去沖’,或者’如內心有夢便全力追踪,好比天空疾勁野風’,你可以想像出來,一個小人物全力奔跑的畫面,這時候響起這首歌作為背景音樂,是不是很合適?這時候’疾風’也給了追夢的小人物一種力量,就好像拼搏的人都是疾勁野風。 ”

在周星馳看來,每一個人都是尹天仇,都是在為自己的夢想而努力,“其實人人都可以是自己生活中的主角,任何事情不要害怕失敗、困頓或者種種阻力,帶著滿腔熱血去努力,就像疾風一樣。正在努力奮鬥的年輕人,希望你們都能成為自己人生的喜劇之王。”

而周星馳口中的“王”也絕非是大眾理解的王者,而是認真生活、努力追求的小人物,“在他們身上,你可以看到真實、自信、認真甚至是較真,對自己所從事的工作充滿熱情,遭遇再多困難也不會放棄。不停追求夢想,甚至有一些執著。我自己也是正在努力當中,所以我就希望獻給那些在努力奮鬥當中的你們,看完之後可以更有自信,更努力。”

《大話西遊》中那段經典的城樓戲,那個看似什麼都無所謂的至尊寶,一瞬間變成了城樓上的那個夕陽武士,大步走向他愛的女人,用盡全身力氣抱上去說: “我這輩子都不會走,我愛你。”

也許,這也是周星馳想對他熱愛了一生的電影說的台詞。

(0)

The post 周星馳:好像到我這個年紀,每個新戲出來都會被說江郎才盡 appeared first on Marotify – 生活網.

《流浪地球》票房逆襲背後:光頭演員六子客串角色意外走紅

 

六子,一位極具喜劇和反派角色天賦的演員,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他的名字,但如果提到最近大火的《流浪地球》中的客串角色,那麼你是否想起來了呢?最近的六子,就憑著《流浪地球》的出色表演,讓觀眾們再次注意到他,雖然只有短短的表演時間,但他那生動的表情和邪魅的眼神,讓觀眾們印象深刻。

 

 

從來都沒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員

六子長得沒有當紅辣子雞那樣的又高又帥,但是偶爾看他的身上還是有那麼幾分痞痞的感覺,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的話就是“痞裡痞氣”。

“我不是明星,我只是個演員。”相信大家對這句話很耳熟,但是真正能做到這句話的人是少之又少,而六子卻是那少數派的代表。這幾年,六子的作品一直源源不斷,不論是大屏幕還是小屏幕都能時常看見他的身影。

 

 

他曾在電影《橫財局中局》中搭檔聶遠,飾演保安隊長;在電影《紅巴山》中的飾演李團頭,在《紅巴山》和《聊齋倩女傳》中都是擔當反一號的角色,名副其實的挑起大樑;在電影《非正式愛情》中搭檔於榮光、樊少皇,飾演反二阿扁;在電影《悟空傳》中搭檔彭于晏、飾演身邊小跟班……出道十多年,在六子眼裡,從來都沒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員。

他的那种红不是那種動不動就上熱搜的紅,而是憑著實力給收到影迷們歡迎的那种红,有的人甚至連他的名字都不記得,但是就是記住了他扮演的角色。

 

 

他是“不瘋魔不成活”的“戲痴”

大多數的演員容易被角色貼上標籤,而且貼了就難以撕下來。而六子不一樣,在他的每一部作品中你都會看到一個鮮明的人物形象,而這個形象就是這個劇情需要的。其實他也曾為自己的不定性感到煩惱,希望觀眾提到某一類角色就能想起他,不過後來他也坦然接受了這樣的不定性,“因為我就是一個不安分的人,我想演不同的角色,所以不用貼什麼標籤了”。

最近,六子還參加了“周星馳《喜劇之王》選秀”的比賽,一舉拿下北京賽區的第八名。他說“比賽就是一個很好的提升方式,名次不重要,進步才重要。”

 

 

好的演員應該像紙,負責被染色,被寫上字,被觀看,被使用,被拍攝,類似於日語裡的「被寫體」。但不是所有的演員,都能順利成為這張紙,有的人是塑料紙,無法染色,有的個人特色過於強烈,過於醒目,即便被染上了顏色,他的個人特質還是會慢慢滲出來,慢慢覆蓋掉染上的顏色。

而六子不是。他是一張灰色的紙,有紋理、有力量、附著力強、滲透力強,和各種顏色都能相互協調,不被消融,始終保持自己的一點點灰,而這一點點灰就是他能拿出來讓人眼前一亮的charm。

来源

(1)

The post 《流浪地球》票房逆襲背後:光頭演員六子客串角色意外走紅 appeared first on Marotify – 生活網.

嫁豪门不易,生了两个儿子,不办婚礼不改口

娱乐圈的很多女明星都拥有超高的颜值,她们凭借着出众的外表就得到了很多观众的喜爱,甚至还有一些有美貌但是没有实力的女明星,还因此被很多观众称之为“花瓶”,有很多女明星在出名之后都会开始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这也就有了为什么那么多女明星会选择嫁入豪门,接下来小编就来给大家介绍一下嫁豪门不易,生了两个儿子仍未办婚礼,自食其力,不办婚礼不改口,那么这到底是哪位女明星呢?

提到张嘉倪,想必各位读者小伙伴都不会感觉到陌生,尤其是2018年暑假的热播剧《延禧攻略》,很多人都注意到了张嘉倪这位女演员,凭借着出色的外貌张嘉倪在里面饰演绝色美人“嘉嫔”,不得不说,张嘉倪的颜值确实非常高。虽然现在张嘉倪才刚过三十岁,但是她出道已经有十多年的时间了,张嘉倪最早踏入娱乐圈是出演琼瑶剧《又见一帘幽梦》,她在里面搭档方中信饰演女主角“紫菱”,很多人因此注意到了张嘉倪这个外表清纯的女演员。

我们都知道,张嘉倪曾经与娱乐圈的男演员杜淳有过一段恋情,但是这段恋情还是以分手告终,不过这也不影响张嘉倪寻求幸福之路,如今的张嘉倪也早已嫁入了豪门,成为了一名阔太太,在张嘉倪27岁的生日聚会上,她的男朋友买超对她进行了求婚,买超是一位极其低调的富二代,而且他还是王思聪那种级别的富二代,但是求婚归求婚,他们两人至今为止都还没有举办婚礼。

如今的张嘉倪也已经成功升级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她在2016年的时候,美国生下了第一个儿子”,在2018年张嘉倪又为买超生下了第二位儿子,我们都知道,买超是一位非常贴心的奶爸,对于自己的家庭他也非常上心,买超的微博里不是篮球就是张嘉倪,真的让人感觉到非常的羡慕,现在张嘉倪还一直称呼买超的妈妈为“阿姨”,主要还是因为他们两人至今都没有举办婚礼,而且即便生下了两个孩子,张嘉倪在娱乐圈的工作也还没有减少,虽然她嫁入了豪门,但是一直以来张嘉倪都是自食其力的,并且她也一直秉持着“不办婚礼不改口”的原则,不得不说,嫁入豪门确实不易!

不知道各位读的小伙伴们,你们是否喜欢张嘉倪这位女明星呢?

《一个硬币找钱之争》计算整数是体贴店员?500圆大量消耗反而很麻烦……

《一个硬币找钱之争》计算整数是体贴店员?500圆大量消耗反而很麻烦……-唯淘网
图片来自:电视截图

许多人购物的时候希望减少找零的数量,于是会多给钱让店员找回漂亮的整数,这种行为看似是出自消费者个人喜好,不禁让本鱼想起两年前跟大家介绍过「拿1180圆付680圆」引发日本网友论战的事件,不过最近却有人提出这样找钱对店员其实也是一大帮助的说法,毕竟能够能够省掉许多数钱的手续啊!可是也有反对派认为同一种硬币被大量消耗反而很麻烦,看起来这个话题又是各说各话得不到共识了啊……

「我在卡拉OK打工,看到有人拿1100圆付600圆就很不爽」

《一个硬币找钱之争》计算整数是体贴店员?500圆大量消耗反而很麻烦……-唯淘网
图片来自:电视截图

这段2018年4月23日在综艺节目「月曜から夜ふかし」播出的街头访问最近引爆话题,受访者说他很讨厌拿1100圆付600圆的帐,只为了能够找回「1个500日圆硬币」的客人!

「那种时候我就会猜想他很想要500圆硬币」

《一个硬币找钱之争》计算整数是体贴店员?500圆大量消耗反而很麻烦……-唯淘网
图片来自:电视截图

「所以故意找5个100圆硬币给他」

《一个硬币找钱之争》计算整数是体贴店员?500圆大量消耗反而很麻烦……-唯淘网
图片来自:电视截图

受访者说自己会故意不找1个500圆硬币给客人,可是这种行为却被网友痛骂太蠢了,根本是位自己找麻烦……

「客人不是想要500圆硬币,而是想要减少找零手续喔,脑袋真不好~~」

《一个硬币找钱之争》计算整数是体贴店员?500圆大量消耗反而很麻烦……-唯淘网
图片来自:https://twitter.com/momimomi352/status/1094894953589760001

这位网友认为找零除了「客人拿钱」以外还包含「店员给钱」的手续,如果客人用1000圆付600圆,店员就必需数「4个100圆硬币」,而用1100圆付帐就只需要数「1个500圆硬币」,对店员来说明明也是省时省力的好方法啊!这个话题引来许多同样站过柜台的网友表达赞同……

「我在便利商店打工的时候遇到这样付钱的人都会感激道谢,这个女的是没有脑袋吗?还是单纯个性很差呢?」

《一个硬币找钱之争》计算整数是体贴店员?500圆大量消耗反而很麻烦……-唯淘网
图片来自:https://twitter.com/momimomi352/status/1094894953589760001

「我也有站过柜台,客人如果算到只需要找一个硬币会让我非常轻松又感激,毕竟想要100圆硬币的人就会主动说要100圆了」

《一个硬币找钱之争》计算整数是体贴店员?500圆大量消耗反而很麻烦……-唯淘网
图片来自:https://twitter.com/momimomi352/status/1094894953589760001

可是另一方面,也有很多人站过柜台却对这种「1个500圆硬币」的找零方式抱持反对意见……

「其实500圆硬币一直找出去,100圆硬币一直堆积必需去银行兑币很麻烦,你觉得是体贴反而让店家很难过」

《一个硬币找钱之争》计算整数是体贴店员?500圆大量消耗反而很麻烦……-唯淘网
图片来自:https://twitter.com/momimomi352/status/1094894953589760001

「500圆硬币和5000圆纸钞的存量本来就比较少,很容易就被用光,特别是六日不能兑币的时候……」

《一个硬币找钱之争》计算整数是体贴店员?500圆大量消耗反而很麻烦……-唯淘网
图片来自:https://twitter.com/momimomi352/status/1094894953589760001

「一直想找回500圆硬币对店家来说也很困扰,你掏1圆的时间足够店员从收银机掏9圆,1圆到100圆硬币的存货其实很够用也不会算错,所以我觉得这种找零方式对店家无益」

《一个硬币找钱之争》计算整数是体贴店员?500圆大量消耗反而很麻烦……-唯淘网
图片来自:https://twitter.com/momimomi352/status/1094894953589760001

「不需要这么做也没关系,500圆硬币在收银机的存量很少,其实不想要客人一直这样找钱,很容易就会用光」

《一个硬币找钱之争》计算整数是体贴店员?500圆大量消耗反而很麻烦……-唯淘网
图片来自:电视截图

0

(@д@)本鱼到底该相信哪一边的说法啊?难道又是各说各话得不到共识了吗……

嫁豪门不易,生了两个儿子,不办婚礼不改口

娱乐圈的很多女明星都拥有超高的颜值,她们凭借着出众的外表就得到了很多观众的喜爱,甚至还有一些有美貌但是没有实力的女明星,还因此被很多观众称之为“花瓶”,有很多女明星在出名之后都会开始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这也就有了为什么那么多女明星会选择嫁入豪门,接下来小编就来给大家介绍一下嫁豪门不易,生了两个儿子仍未办婚礼,自食其力,不办婚礼不改口,那么这到底是哪位女明星呢?

提到张嘉倪,想必各位读者小伙伴都不会感觉到陌生,尤其是2018年暑假的热播剧《延禧攻略》,很多人都注意到了张嘉倪这位女演员,凭借着出色的外貌张嘉倪在里面饰演绝色美人“嘉嫔”,不得不说,张嘉倪的颜值确实非常高。虽然现在张嘉倪才刚过三十岁,但是她出道已经有十多年的时间了,张嘉倪最早踏入娱乐圈是出演琼瑶剧《又见一帘幽梦》,她在里面搭档方中信饰演女主角“紫菱”,很多人因此注意到了张嘉倪这个外表清纯的女演员。

我们都知道,张嘉倪曾经与娱乐圈的男演员杜淳有过一段恋情,但是这段恋情还是以分手告终,不过这也不影响张嘉倪寻求幸福之路,如今的张嘉倪也早已嫁入了豪门,成为了一名阔太太,在张嘉倪27岁的生日聚会上,她的男朋友买超对她进行了求婚,买超是一位极其低调的富二代,而且他还是王思聪那种级别的富二代,但是求婚归求婚,他们两人至今为止都还没有举办婚礼。

如今的张嘉倪也已经成功升级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她在2016年的时候,美国生下了第一个儿子”,在2018年张嘉倪又为买超生下了第二位儿子,我们都知道,买超是一位非常贴心的奶爸,对于自己的家庭他也非常上心,买超的微博里不是篮球就是张嘉倪,真的让人感觉到非常的羡慕,现在张嘉倪还一直称呼买超的妈妈为“阿姨”,主要还是因为他们两人至今都没有举办婚礼,而且即便生下了两个孩子,张嘉倪在娱乐圈的工作也还没有减少,虽然她嫁入了豪门,但是一直以来张嘉倪都是自食其力的,并且她也一直秉持着“不办婚礼不改口”的原则,不得不说,嫁入豪门确实不易!

不知道各位读的小伙伴们,你们是否喜欢张嘉倪这位女明星呢?

嫁豪门不易,生了两个儿子,不办婚礼不改口

娱乐圈的很多女明星都拥有超高的颜值,她们凭借着出众的外表就得到了很多观众的喜爱,甚至还有一些有美貌但是没有实力的女明星,还因此被很多观众称之为“花瓶”,有很多女明星在出名之后都会开始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这也就有了为什么那么多女明星会选择嫁入豪门,接下来小编就来给大家介绍一下嫁豪门不易,生了两个儿子仍未办婚礼,自食其力,不办婚礼不改口,那么这到底是哪位女明星呢?

提到张嘉倪,想必各位读者小伙伴都不会感觉到陌生,尤其是2018年暑假的热播剧《延禧攻略》,很多人都注意到了张嘉倪这位女演员,凭借着出色的外貌张嘉倪在里面饰演绝色美人“嘉嫔”,不得不说,张嘉倪的颜值确实非常高。虽然现在张嘉倪才刚过三十岁,但是她出道已经有十多年的时间了,张嘉倪最早踏入娱乐圈是出演琼瑶剧《又见一帘幽梦》,她在里面搭档方中信饰演女主角“紫菱”,很多人因此注意到了张嘉倪这个外表清纯的女演员。

我们都知道,张嘉倪曾经与娱乐圈的男演员杜淳有过一段恋情,但是这段恋情还是以分手告终,不过这也不影响张嘉倪寻求幸福之路,如今的张嘉倪也早已嫁入了豪门,成为了一名阔太太,在张嘉倪27岁的生日聚会上,她的男朋友买超对她进行了求婚,买超是一位极其低调的富二代,而且他还是王思聪那种级别的富二代,但是求婚归求婚,他们两人至今为止都还没有举办婚礼。

如今的张嘉倪也已经成功升级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她在2016年的时候,美国生下了第一个儿子”,在2018年张嘉倪又为买超生下了第二位儿子,我们都知道,买超是一位非常贴心的奶爸,对于自己的家庭他也非常上心,买超的微博里不是篮球就是张嘉倪,真的让人感觉到非常的羡慕,现在张嘉倪还一直称呼买超的妈妈为“阿姨”,主要还是因为他们两人至今都没有举办婚礼,而且即便生下了两个孩子,张嘉倪在娱乐圈的工作也还没有减少,虽然她嫁入了豪门,但是一直以来张嘉倪都是自食其力的,并且她也一直秉持着“不办婚礼不改口”的原则,不得不说,嫁入豪门确实不易!

不知道各位读的小伙伴们,你们是否喜欢张嘉倪这位女明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