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馳:好像到我這個年紀,每個新戲出來都會被說江郎才盡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龍套巨星”這個詞從周星馳口中說出,很帶有其“無厘頭”風格,乍一聽很搞笑,細一想又深有意味。這四個字可謂周星馳演員生涯的真實寫照,龍套成就了周星馳的巨星地位,讓他從“周星星”變為“星爺”,而巨星則讓周星馳“因為無敵,有些寂寞”。

“巨星”星爺回憶“龍套”周星星時,說:“每天都在等,但是不知道自己在等什麼。其實應該是等機會吧。一年一年地等,一天一秒鐘地等。最後快要’死’的時候了,終於有機會了,才發現其實這不是機會,完全是個誤會,於是接著等。”

所以,在1999年的《喜劇之王》裡,柳飄飄對尹天仇說:“你看前面好黑,什麼都看不到。”尹天仇說:“也不是,天亮以後就會很漂亮。”但電影的結尾,尹天仇還是失去了演主角的機會,沒有安排一個他功成名就的結局。

20年之後,有了20年人生感悟的周星馳卻更加童心未泯,更為喜歡童話,所以他再拍《新喜劇之王》,片中的女主角如夢看到了天亮,在這個不完美的世界,周星馳想給觀眾一個完美結局:“因為我覺得這樣能夠更直接地鼓勵到大家,讓觀眾看到人生不會永遠都跑龍套的。可以說,20年前,觀眾沒有和尹天仇一起看到’天亮’,但20年後,大家可以看到了,天亮以後真的很美。”

兩個月拍完,但是想了七八年

2018年11月29日,周星馳新作《新喜劇之王》官宣定檔2019大年初一2月5日上映,消息一經發布迅速成為熱點話題,除了星迷的期待外,更是引得不少爭議,比如說“時隔20年為何要拍《新喜劇之王》?周星馳是在炒冷飯,是江郎才盡了”,還有的說“電影兩週就拍好了,因為《美人魚2》製作超期,為填補空檔,周星馳才臨時開拍了《新喜劇之王》”。

對於種種“亂談”和猜疑,周星馳不急不惱,一一回复,他笑說:“好像到我這個年紀,每個新戲出來都會被說江郎才盡,我炒過揚州炒飯,但我真的沒炒過冷飯。《美人魚2》的後期製作時間長,本來就計劃要到2020年上映。”

周星馳透露,七八年前已經在考慮再拍部講述小人物努力奮鬥的故事:“一直在想著要再做點什麼,偶爾就會想一下。感覺想得差不多的時候是三年前,突然一下子想清楚了,就開始一點點地準備。在現在這個時代,怎麼去重新展現出曾經的故事,卻又要有不一樣的感覺,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地方。”

《新喜劇之王》堪稱橫空出世,因為影片是用《D計劃》片名立項,之前也曾有傳言說周星馳要拍《喜劇之王2》,但這一消息後來也被多方否認。周星馳坦承自己確實故意“低調”,“因為電影的最終名字還沒想好,又不想給大家劇透,就隨便改了一個名字。那我為什麼叫《D計劃》而不是ABC,是因為ABC已經被別人註冊了,沒辦法,我就只好選D。”

在周星馳心中,並非因為《新喜劇之王》是一部IP續作,就難度降低了,出於對電影的虔誠,周星馳是不允許自己對於作品有任何怠慢的,“我想我是需要時間的,《喜劇之王》不僅是一個簡單的電影,對我來說算是很重要又很有意義的東西,又趕上上映20年這樣一個節點,我難免會考慮很多東西,所以一直沒有公佈。一個是想多給我自己一點時間,也算是給觀眾一個驚喜;二是我想要檢查好了再交出來,這樣對我來說不太會有遺憾。我不想電影還沒出來就已經有人在盯著,萬一我又多想了一年怎麼辦?”

周星馳否認了兩週即拍好《新喜劇之王》的說法,“如果真的可以的話,那我也太厲害了。”他介紹《新喜劇之王》用了兩個月拍攝,因為電影沒有特效,拍起來比較簡單,後期製作也不麻煩:“如果從正式劇本開始算,那應該是3年,劇本完成了後,其實拍起來很快,但是我們這次用了不一樣的拍攝手法,在這方面花了一些時間。”

每次看到群演,都會聯想到自己的經歷

和周星馳合作過的演員,尤其是群演、龍套演員都會很心疼他,因為他太辛苦,劇組的事不但事必躬親,每個演員的戲也都要親自上陣教,包括群演、龍套,拍《新喜劇之王》時也不例外。

周星馳坦承拍戲確實很累,他因此有時候想成為機器人,“不過,有時候你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的時候,就不會感覺太累,那種充實的感覺會淡化疲憊。對一部電影來講,不存在小角色,每個人都是有用的角色。要達到電影的效果,不管是什麼戲份的人,他們對最後的影片呈現都會產生影響。可能是我自己表達習慣的原因吧,我覺得演出來更直觀一些,我想讓演員立刻明白我到底想要哪種感覺。但是在這個過程裡,他們也會創造出自己很多不同的東西出來,其實大家是一起在奉獻靈感。”

《新喜劇之王》講述了女主角如夢在龍套生活中遭遇各種打擊,但是絕不放棄的故事。周星馳表示,自己“每次看到群演,都會自然而然地聯想到自身的經歷”。

周星馳電影擅長講述小人物故事,能用平常視角,而不是高高在上的態度去講述小人物的生活,則與周星馳的心態有關。雖然做巨星多年,但他每次接受采訪時都會說自己還是個小人物,有著普通人的生活,“那些小人物的生活情景並沒有離我而去,只不過,我的工作是電影,所以大家都認識我,讓我還能繼續拍電影,做自己喜歡的事。”

《新喜劇之王》中唯一的明星是王寶強,為什麼不多找一些成熟的演員來演?周星馳說因為他希望給更多有熱誠、有夢想,一直在努力奮鬥的人們機會,發掘更多的人才,“這也是我自己一直在做的事情,我希望不斷有年輕的演員出現,讓他們受到鼓舞,參與到電影行業中。”

周星馳在電影中常用些劇組工作人員,比如編劇、副導演等,都會披掛上陣成為劇組演員,問及為何會有這一“愛好”,周星馳笑說因為這些人也都有演員夢,而且《新喜劇之王》中有很多戲中戲的故事,很多角色就是拍電影的演職人員,“所以找真實的他們來演,不是更好嗎?”

搞笑也需要有很痛苦的經歷

《喜劇之王》中,有很多橋段來自周星馳真實的經歷,例如片中尹天仇換上神父服裝後被杜娟兒一槍打死,但直到杜娟兒解決完所有壞人,尹天仇卻還在後面演“內心戲”,急得導演直喊“Cut”。這個片段取材自周星馳在《射雕英雄傳》裡跑龍套的經歷。

片中一隻蟑螂蹦到尹天仇扮演的死屍上,可他還是一動不動,這段戲源自於周星馳拍攝電影《九品芝麻官》時的真事。

20年之後,龍套的“待遇”並未提高,《新喜劇之王》中,鄂靖文扮演的如夢,一點也不比尹天仇受的罪少,以至於鄂靖文笑說能被選為女主角,是因為自己“抗打”,跑龍套的種種辛酸,讓觀眾淚目。

龍套時期的周星馳本人,就像尹天仇、如夢一樣是劇組不受歡迎的人,因為他們意見太多,太認為“自己是一位演員”。在1983版《射雕英雄傳》中,周星馳飾演一名士兵,要被梅超風一掌打死。演前他主動跟副導演商量,“我可不可以用手擋一下,第二掌再死。”副導演眼睛一瞪:“浪費時間!”

在成為巨星之前,周星馳做了六年龍套,看了無數的白眼,吃了無數的苦。因為身高沒有優勢,他要穿著有七八厘米的內增高為自己找機會,但是別的競爭者也會穿,所以,周星馳依舊沒有機會。

周星馳和鄭少秋合作拍攝電視劇《大都會》時,一天拍完戲已經很晚了,周星馳卻對著電梯口發呆,然後他突然躺倒在電梯門口,旁邊的工作人員很詫異,紛紛看著周星馳被電梯不停地撞擊著。周星馳說:“如果死在電梯門口,就會產生不停被撞擊的神奇效果。”旁邊的鄭少秋說:“你真是個好演員。真沒想到你竟然這麼執著。”最終,導演拍板,用了這個鏡頭。

在《新喜劇之王》路演期間,周星馳還講述過,自己做龍套期間,有一句台詞他回家後覺得說得不好,就坐車回到片場,跟導演請求再拍一次。導演一開始不樂意,周星馳情急之下就下跪求他,最終導演同意讓他重拍。

所以,問起周星馳對那些年龍套生涯的最深感受,周星馳說被罵被嘲笑都是家常便飯,“比如我問導演可不可以這樣子?導演說,’算了,都看不見你,走開。’我印像很深的就是每天都在等,但是不知道自己在等什麼。其實應該是等機會吧。一年一年地等,一天一秒鐘地等。最後快要’死’的時候了,終於有機會了,才發現其實這不是機會,完全是個誤會,於是接著等。”

從龍套生涯起步,成名後卻被種種問題所牽制,被批評說是片場的暴君,不懂人情世故,金錢上又錙銖必較等等。多年來,周星馳糾紛不斷、非議纏身,但他對於種種批評從來不會回應,孤獨地做著自己。

王晶曾經評價說:“周星馳的滄桑和憂鬱是從頭至尾的,他把所有的笑都留在了銀幕上,好像生活中你想看見他笑就得先付錢一樣。”

周星馳用喜劇隱藏了他真實的內心,不過,他那看似簡單的喜劇並不意味著淺薄,他所製造的每一個笑聲其實都醞釀自生活的五味雜陳。周星馳說:“其實,要經歷很多很多的痛苦,才能得到一點點笑聲。搞笑也需要有很痛苦的經歷,那些最悲慘的事情也可以是最搞笑的東西。拍哭戲其實很容易,但要想得到一點點笑聲,反而是要經歷過很多痛苦才能達到,做喜劇真的很難。”

自己也仍在努力當中

9歲時的周星馳看到電影《唐山大兄》時,突然想做一名演員,“我要成為李小龍這樣的功夫明星”。而那時的他,害羞之極,和母親去外面吃飯,如果有外人在的話,他都會用菜單擋住臉,“我害怕別人看著我,看著我講話”。

所以媽媽對兒子當明星的“遠大志向”,只能回以大笑,可是周星馳卻認真了:“如果做人沒有夢想,那跟鹹魚有什麼區別?”

如今功成名就的周星馳已不再是單純的電影創作人,他的多元身份致使他無法回到被稱作“星仔”的青春年代。資本的力量致使他在做出某些決定之時,再也無法僅僅從創作的角度出發,而需要他具備更大的資本野心和抱負,以此來增強投資者的信心。

在這種多重要求的索取下,周星馳縱然是一個天才,但其個人創造力綻放的過程,也是被嚴重消耗的過程。除了資本,年齡是另一個折磨天才的可怕原因,周星馳自己也說過,“這些年我的電影越來越少,只想跟大家說一句,對不起,我老了。”

人老了,很多事情就看淡了。所以,周星馳現在拍戲,要承受的、要妥協的也更多。一方面,如他所說:“好像到我這個年紀之後,每個新戲出來都會被說江郎才盡。”而作為“老導演”,他還要適應現在的時代,適應現在的觀眾:“不僅是電影,整個世界都一直在變,我們必須一直去學習。電影最主要的就是創意,要給觀眾帶來新鮮感,電影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工作。我想我還可以給觀眾一些不一樣的東西,每次都會再努力一下。”

周星馳也有不變的東西,那便是“童心未泯”,電影裡的孩子氣是周星馳的顯著標籤,《美人魚》除了一貫的惡搞、無厘頭外,溫馨的人魚戀服務於環保的主題,使得影片簡單易懂,老少通吃。 《西遊·降魔篇》裡的除魔利器是《兒歌三百首》,《新喜劇之王》裡王寶強這個過氣明星則男扮女裝演起了白雪公主。

仍在努力奮鬥的周星馳想在《新喜劇之王》中向人們傳遞“努力,奮鬥”。他還特意選用了陳百強的《疾風》這首老歌作為電影的主題曲,在他低落時,《疾風》曾經給過他很大安慰,周星馳說:“這首歌的歌詞很耐人琢磨,需要仔細地感受,比如唱到’風卻沒理起始與終,它只知發力去沖’,或者’如內心有夢便全力追踪,好比天空疾勁野風’,你可以想像出來,一個小人物全力奔跑的畫面,這時候響起這首歌作為背景音樂,是不是很合適?這時候’疾風’也給了追夢的小人物一種力量,就好像拼搏的人都是疾勁野風。 ”

在周星馳看來,每一個人都是尹天仇,都是在為自己的夢想而努力,“其實人人都可以是自己生活中的主角,任何事情不要害怕失敗、困頓或者種種阻力,帶著滿腔熱血去努力,就像疾風一樣。正在努力奮鬥的年輕人,希望你們都能成為自己人生的喜劇之王。”

而周星馳口中的“王”也絕非是大眾理解的王者,而是認真生活、努力追求的小人物,“在他們身上,你可以看到真實、自信、認真甚至是較真,對自己所從事的工作充滿熱情,遭遇再多困難也不會放棄。不停追求夢想,甚至有一些執著。我自己也是正在努力當中,所以我就希望獻給那些在努力奮鬥當中的你們,看完之後可以更有自信,更努力。”

《大話西遊》中那段經典的城樓戲,那個看似什麼都無所謂的至尊寶,一瞬間變成了城樓上的那個夕陽武士,大步走向他愛的女人,用盡全身力氣抱上去說: “我這輩子都不會走,我愛你。”

也許,這也是周星馳想對他熱愛了一生的電影說的台詞。

(0)

The post 周星馳:好像到我這個年紀,每個新戲出來都會被說江郎才盡 appeared first on Marotify – 生活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