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員搞迷信那些事:為升遷修橋 因風水3次重建噴泉

在科技高速發展的今天,迷信思想已成為昨日黃花,越來越多的人更願意用理性分析,科學地看待事物的變化。

按理說,普通人尚且講科學,黨員幹部更應該如此,但實際上有些官員,開口講馬列、信唯物,背地裏卻十分迷信鬼神之說。他們大搞封建迷信活動,甚至信奉邪教。明明身為人,卻拋棄了理性,明明是為人民服務,卻「不問蒼生問鬼神」。

2015年4月23日,湖北省咸寧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依法公開開庭審理被告人李春城被控受賄、濫用職權一案。 (新華社記者 黃敬文 攝)

四川省委原副書記李春城就是個迷信的典型。

李春城在成都期間,與多名民間算命先生過往親密。他對一位年僅36歲的高姓算命先生言聽計從,甚至在成都市行政中心的項目啟動中,聽從高某的話,將其建在污水處理廠附近。

2006年成都市建新天府廣場時,原本一家法國公司在工程設計方案評選中獲得了一等獎,但那個以「歷史和未來」為主題的設計方案並未最終實施。這是因為李春城不喜歡法國的設計,他最終確定按照“太極八卦圖”作為設計方案,只因為“認為太極方案能給他帶來好運勢。”

而在一個重大投資項目接連出現不利突發事件後,李春城還安排道士做法驅邪。此外李春城將家裏老人墳墓遷往成都都江堰,聘請風水先生做道場等花費千萬元,其中一本地商人就為他出資約300萬元。

2017年4月28日下午,陝西省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寧夏回族自治區人民政府原副主席白雪山受賄案,對被告人白雪山以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圖片來源:人民網) 

寧夏回族自治區政府原副主席白雪山也是個風水迷信愛好者。

白雪山主政吳忠市時,為了不破壞風水,他曾要求一個廣場噴泉改建了三次。每次噴泉剛剛建成噴水,他都說很好。但過後沒幾天,他就要求拆了重建。因為如果不移位兩三米,他總覺得擋了風水。

這可都是國家的錢啊!

吳忠盛源廣場音樂噴泉

不僅如此,白雪山還曾力推市區北擴,使市區與黃河連為一體。當地官員接受採訪時稱,白雪山力推市區北擴的目的多半是認為黃河是「龍貫寧夏」的主脈,搭上母親河,能飛黃騰達 。

和白雪山一樣花國家錢不心疼的,還有山東省泰安市原市委書記胡建學。就因風水先生一句話「胡建學可再進一步,只是命里缺座‘橋’」,胡建學便大筆一揮,下令將已按計劃施工的國道改道,穿越一座水庫,並順理成章地在水庫上修起一座大橋,幫助其“飛黃騰達”。

一條國道的規劃設計、前期準備到破土動工,那都是經過了一次次論證審批的,一旦變更,特別在已按計劃施工的前提下變更,帶來的損失相當巨大。

然而在這些痴迷於風水的官員眼中,什麼都比不上風水重要。

一缸魚全都因為缺氧死亡。「風水魚缸」沒有帶來好運,反而死魚的惡臭味瀰漫於整層辦公樓。這下子,整個單位都知道這是因為信奉風水導致的,影響非常惡劣。

迷信風水之後的荒唐做法還有很多:

湖南株洲市委政法委原書記謝清純每天出行都要算一卦,看看往什麼方向走「吉利」;

廣州白雲機場股份有限公司原黨委委員、副總經理徐向東,把自己的辦公室佈置成風水局,用以「藏風聚氣」“擋煞消災”;

天津市津南區原區委書記呂福春,找風水先生破解風水、卜問前程、請人算命,甚至在辦公室、住處、公務用車等處佈滿消災辟邪、增長權勢的「符」與“器”;

廣東揭陽原市委書記陳弘平,竟然相信風水先生的說法,為他選擇一塊「風水寶地」建造“壽墓”(民間為健在的活人建的墓地稱“壽墓”,把人的髮膚或衣物、生辰八字等葬入,以祈求時來運轉)……

更有甚者,還有黨員幹部參與邪教。

2015年4月,陝西省商洛市丹鳳縣紀委接到群眾反映,丹鳳縣武關鎮惠家坪村村務監督委員會委員、下坪組組長段正安家有人聚會進行邪教宣傳。縣紀委隨即成立調查組進行調查。

經核實,30年前,一外地女子到惠家坪村宣傳邪教,鼓吹信教能治百病。當時,段正安的妻子王某正患病,經醫院醫治不見明顯好轉,王某就跟傳教女子信了教。後來經過調養,王某病情漸漸好轉,便認為信教起了作用。1998年,段正安左眼受傷,四處求醫也不見效果,慢慢產生了信教治病的想法。在妻子勸說下,身為共產黨員、村監會委員的段正安最終成為邪教教徒。之後,段正安妻子王某成了邪教組織在惠家坪村聚會點的負責人,基本上每周都要組織村上教民在其家聚會一次,宣揚不用吃藥信教包治百病等「教義」,直至被公安機關發現。

這荒誕的一幕幕,讓人啼笑皆非。

有人可能覺得奇怪,破除封建迷信喊了這麼多年,科學知識普及了這麼多年,怎麼還會有人被封建迷信所騙,甚至被騙的還是官員。迷信者往往或心有憂懼,或文化知識不紮實,才被人鑽了空子,那麼這些文化水平不比人差的官員,到底在「怕」什麼?

其實呀,這些人難道真的就不知道迷信是假的嗎?恐怕未必。但是他們心中貪婪的慾望,一定蓋過了他們對於是非真假的判斷。

他們所尋求的,無非是一種自我安慰,一種虛無縹緲的幻覺罷了。說到底,在這些熱衷於搞封建迷信活動的官員心中,對個人享受以及「官運亨通」的渴望,使得他們喪失了理智。

可能也有人會提出,封建迷信是不是算官員個人的喜好,只要別影響工作也無妨?

其實不然,《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明確規定:

第五十九條 

組織、參加會道門或者邪教組織的,對策劃者、組織者和骨幹分子,給予開除黨籍處分。

對其他參加人員,情節較輕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黨籍處分。

對不明真相的參加人員,經批評教育後確有悔改表現的,可以免予處分或者不予處分。

第六十三條 

組織迷信活動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黨籍處分。

參加迷信活動,造成不良影響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黨籍處分。

對不明真相的參加人員,經批評教育後確有悔改表現的,可以免予處分或者不予處分。

習近平總書記說過,「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對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信念,是共產黨人的政治靈魂,是共產黨人經受住任何考驗的精神支柱。」

這番話,點出了迷信問題的要害,這絕不是個人喜好的事,而是能否經受出考驗的精神支柱。

試想,一個痴迷迷信的官員,心思都用在了迷信領域,一心想要藉助超自然的力量為自己升官發財增添籌碼。這樣的人,能去花心思改善人民生活嗎?夠抵禦糖衣炮彈的腐蝕嗎?

信仰缺失的他們,此後面對誘惑將很容易走上腐敗墮落的迷途。

上述這些官員中大多數已鋃鐺入獄,有的正在接受審查。在審判席上,有的人痛哭流涕,有的人追悔莫及。

事實證明,迷信根本不能保佑任何人。正如遼寧省撫順市原市長欒慶偉懺悔的那樣:「現在看來,搞封建迷信那一套,相信什麼所謂的‘大師’是何等愚蠢!」“迷信就是傻子遇到了騙子的結果。”與其說他們是迷信鬼神,不如說是迷戀權力和金錢。

古語云:立身一敗,萬事瓦裂。領導幹部更應慎重對待手裏的權力。要知道,提拔和升遷,從來都不是依賴鬼神,而是建立在為人民群眾服務的基礎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