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丽娅自曝体重稳定80斤左右 曾打雷佳音耳光到脸肿

佟丽娅

佟丽娅生活要靠自己争取,不能等待别人安排

电视剧《北京爱情故事》中的沈冰,冰清玉洁、温柔如水;《宫锁心玉》中的素言,貌美羞花、痴情不悔;电影《唐人街探案》中的老板娘阿香,妩媚动人、敢爱敢恨……这些人物身上都带有佟丽娅的印迹,但又都不是佟丽娅。

在最新上映的电影《超时空同居》中,女主角谷小焦直接、爽快,做事雷厉风行,这或许是最接近佟丽娅本色的。

因为从小学跳舞,佟丽娅一直是个有毅力的姑娘。两年前参加某军事节目录制时,她正处于哺乳期,但依旧希望把每一项任务都完成好。尽管中途也几次接近崩溃,佟丽娅还是坚持完了全部录制。连她自己也没想到,原来她也能那么倔。“我以前胳膊力气特别小,后来回来我都可以单手抱儿子。”

就如同她自己所言,身边合作过的所有导演都说,“佟丽娅你的脸实在太会骗人了!”她说,生活中的自己是一个很丰富的人,她也希望能在各种角色中得到展现。

童年:吃着手抓肉喝着山泉水

佟丽娅出生在新疆。

小时候是吃鹿肉喝鹿血酒长大的,一到寒暑假就会跑去山里住上一段时间,饿了就到牧民家吃手抓肉,渴了就喝山泉水,运气好的话还能混上一碗马奶酒。喝多了就晕乎乎地往草地上一躺看星星,头顶上就是银河、北斗星。

从小就和山川、银河作伴,佟丽娅生性豪爽、大方,喜欢大自然。虽然是城市里的孩子,但基本属于“散养式”长大。新疆姑娘血液里自带舞蹈、音乐细胞,小时候摔个跤都得跳个舞蹈动作爬起来。家里来了客人让跳舞就跳舞,让唱歌就唱歌。

佟丽娅从来都不是一个“娇滴滴”的女孩。12岁时,她乘着大伯的小卡车从家乡伊犁穿越冰山到乌鲁木齐上学。一路都是冰川峭壁积雪,景色壮观但山路崎岖,突然迎面来了一辆大卡车,佟丽娅被吓哭了。下车后,大伯说:哎呀,这个人生啊,没有笔直的路,遇到事情你叫喊也没有用嘛。从此她知道,眼泪解决不了任何问题,遇事要冷静。

带着童年的倔强和对天大地大的向往,让佟丽娅一路从新疆来到了北京。

北漂:过个生日兜里一分不剩

1999年,佟丽娅被选中代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到北京参加建国50周年阅兵仪式。

从小生活在新疆,过得是无拘无束、上山骑马的生活,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来到北京后,首先打动佟丽娅的就是北京的建筑,那些红墙绿瓦和家乡房屋的建筑风格完全不一样,那时北京已经流行用玻璃面装饰大楼,整个镜面闪闪发光,加上北京天气也好,天都是蓝蓝的,太阳一照就觉得到处都是金灿灿的。她觉得眼前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向自己招手。

“各方面都没见过,看得眼花缭乱,我就想自己应该来到这儿,我要放弃‘散养派’的生活来北京。”

参加完50年大庆,佟丽娅回到新疆继续上学。2003年非典过后,她扛了一袋子馕,毅然决定来到北京。其实,她也不知道在北京生活会是什么样子,没有钱、没有演出,但她一点不害怕,也不觉得苦。“咱有馕啊,能吃一个月呢。我还可以去新疆餐厅跳舞,可以去婚礼助兴,我能赚钱养活自己。”

佟丽娅是“乐天派”,刚来北京那会儿兜里就剩下100元,但恰好自己过生日,她就拿95块钱买了两盆最喜欢吃的小龙虾,再用兜里剩的5块给妈妈打了个电话报平安,“一分钱都没了。但第二天我就找到一个活,赚了200块。”

艺考:考不上就回餐厅继续跳舞

2004年佟丽娅进入中国歌舞团,成为一名舞蹈演员。工作稳定,但她却心有不甘,除了跳舞,漫长的人生还能做点什么。当时团里的人都说要去考北电、中戏,她也想试一试,“我梦想能在北京上大学,上一所很厉害的大学。父母会很骄傲。就算考不上,大不了再回新疆餐厅跳舞,或者去培训班教学生。”

考中戏时,佟丽娅准备了一首席慕蓉的诗《一棵开花的树》,结果排在前面的一个女生选了同样一首诗,朗诵得声情并茂。那时的佟丽娅对于表演什么都不懂,因为心灰意冷,直接忽略了看榜时间,还是朋友通知了她,才没有耽误后面的考试。

结果她顺利考入了中戏,从普通话开始练起。到了大二,从学各种动物解放天性过渡到改编文学作品的片段。一直喜欢阅读的佟丽娅,发现可以把自己喜欢的书中人物表现出来,一下便爱上了表演。

2006年,她有了第一部作品,由尔冬升导演的电视剧《新不了情》。剧中,其饰演青年李再爱,一位酒吧歌手。

但“异族风情”却也成为她日后发展的阻碍。因为长相太过少数民族,佟丽娅吃了不少闭门羹。上学时的她喜欢穿新疆少数民族的印花服饰,头发卷卷的,皮肤比现在黑,眼睛大、眼窝深。大家觉得她的长相只能演一种类型,戏路会比较窄。佟丽娅就一个戏一个戏地争取,一个组一个组地去试。因为她知道这条路来之不易。

经典:如今若演“北爱”会觉得自己很装

从《新不了情》出道,到《平凡的世界》里性情善良的知识分子田润叶;《琅琊榜之风起长林》里与丈夫在沙场并肩作战的巾帼英雄蒙浅雪。佟丽娅不想被定型,即将上映的电影《超时空同居》就是她挑大梁的第一部喜剧。

说起当年最被大家熟知的作品《北京爱情故事》,很多人都会将剧中沈冰温柔、娴熟的性格自动带入到她的身上。“沈冰是一个从云南来的小女孩,而那时的我则刚从新疆来到北京,那种小心翼翼的感觉依然还在。如果现在让我再去演那样的角色,会觉得自己很装。”

至于改编自同名小说的电视剧《平凡的世界》,佟丽娅在阅读时也并没有感到距离遥远,反而在人物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影子。对她看来,田润叶是一个不计一切、不计片酬也要争取的角色。剧中有一句台词她特别喜欢,“生活不能等待别人来安排,要自己去争取和奋斗。这就是我的生活写照。就像我从新疆来到北京一样,口袋里就那么几十块钱,但是为了梦想我们都可以坚持下来。”

新鲜问答:记住角色,比记住佟丽娅有意义

新京报:如果可以像《超时空同居》中那样回到20年前,你想做什么?

佟丽娅:我会告诉自己早一点走演艺这条路,一定要坚持。在1999年的时候,我就应该彻底地留在这里(北京),在这里上大学。如果回到过去,我会告诉自己要坚持住。

新京报:你是一个倔强、会跟自己较劲的人吗?

佟丽娅:我是狮子座,就是贼要强,但我属于跟自己较劲,也不会觉得很辛苦的人,乐在其中。现在我会让自己稍微过得轻松一点,不会瞎较劲。我也是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的较劲,演戏的时候不会放过自己,觉得不行就再来一遍,一定是那种永远都会说“导演再给我一次机会”的人。到最后我其实也不知道行不行,就会说“导演,要不我给你多演几种,你挑一种最好的吧?”虽然在表演上较劲,但我在生活中不较劲。

新京报:如今还有什么想尝试的角色吗?

佟丽娅:挺多的。之前都演的男人戏,我也希望多一些女主的戏。另外,我很想拍文艺片,或是像《红海行动》那种硬汉角色。大家能记住谷小焦(《超时空同居》),能记住阿香(《唐人街探案》)、小白鸽(《智取威虎山》),这比记住佟丽娅更有意义。

新京报:对儿子会像你小时候那样放养吗?还是会有一些不同的教育方式?

佟丽娅:首先我尊重他所有的想法,需要管的时候会管,我一定不是那种溺爱儿子的母亲。我自己还挺愿意看育儿方面的书,或者跟周围的朋友交流,也会经常思考我自己人生路上的优缺点。对待孩子,该抓就抓,该松的时候松。很多人说要早点上幼儿园,我说没关系,让他玩够了再说。我小的时候也没有上幼儿园,但我的心理也很健康。对于孩子来说,他有一个快乐的童年,能善良、真诚地面对所有人,才是最重要的品质。

新京报:你的体重真的一直在80斤左右吗?有一次你说最近长胖了,过了85斤,网友都怒了。

佟丽娅:对,确实是。85斤那是好久前,但我确实一直都挺瘦的。天生的吧,其次我吃的也不是特别多,我是少食多餐,顿数多量少。而且真的特别累,忙到都要“飞起来”。每天躺到床上,就觉得,哇塞,这一天过得太充实了。有时候朋友问,丫丫你孤独吗?我说哪有时间孤独,我都忙死了。

“最佳拍档”雷佳音:打耳光打到他脸肿

生活中我俩(和雷佳音)都是比较贫的人,因为太熟了,所以演戏的时候都会放心地交给对方。我们会做一些类似即兴小品的尝试,就是你演你的,但我必须得接住,如果谁没接住,我们就会互相嘲笑说,“这场戏你败了”或者“你真厉害”。

《超时空同居》有一场戏,雷佳音突然急了怼我说,“你干瘪,老斑鸠,还没我白呢!”这是剧本上没有的,当时他突然就这样发挥出来。要是一般的女演员,被她说“干瘪的老斑鸠”,可能早都生气了。还有一场戏是,我突然从枕头底下拿出把菜刀对着他,他一惊说,“哇塞,不跟我说一声,就在这藏了把刀!”最后这些内容导演在成片里都用到了,感觉也挺满足的。

而且电影里我打他耳光的戏也都是真打。我打他那一巴掌同时,场景里墙皮在掉,花在颤抖,地板在动,我已经感觉用了很大力气了,来来回回地打了好多遍。其实,打人的那个才不好演,我宁可被打,反正一巴掌挨过去就算了,我这打深了不合适,打浅了,又看不出来。我感觉打得很用力,但他们总说听不到、感觉不够响、不够有劲,可抡圆了打也不行。最后雷老师都急了,“脸肿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