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啊,人生只有可爱是不行的

一个小艺人的新闻:

台湾女艺人丁小芹因为卖假包还不出货,被判了3年半。

目前的判决结果是“必须入狱服刑,且不可以交罚金代替”。丁小芹还在准备上诉。

丁小芹整容了好多次,她长相比较为人所熟知的时候大概是这样。

整容前是这样

后来整垮了是这样

知道她的大陆观众基本上都是看《康熙来了》认识她的,据统计她从2007年开始上了50多次康熙,每次都是染过的长卷发超重的眼睫毛和眼妆,走日系洋娃娃风。

但是跟她有关的最红的一期康熙里没有她,是另外一个女艺人李妍瑾揭发她卖假包的。

节目里没有明说是丁小芹,但看完节目差不多也知道是丁小芹了。

李妍瑾拿出自己的聊天记录说遭遇了圈内人卖假包。

她说是看到某人背了名牌包就夸好看,对方直接说“你喜欢我就便宜卖你”。

那个包如果是真货市价是十几万新台币(15万新台币约合人民币3万2千元),李妍瑾到手价是几万新台币(5万新台币约合人民币10729元)。

但是李妍瑾拿到手之后就有朋友跟她说东西不太对,重量太轻、走线不对、没有身份卡,建议她去鉴定。

最后专门找人鉴定的结果就是假包。

李妍瑾也私下找那个卖包的女星问到底真的假的,对方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卖完了假包也被戳穿了,这女艺人还像没事人一样找李妍瑾的赞助商要投资。

说到这个卖假包的女艺人“欠了一屁股债”的特征之后,大家差不多都懂了,就是丁小芹。

丁小芹第二个知名卖假包被追杀的故事就是makiyo(川岛茉树代)直播要钱了。

3月的时候makiyo专门发了好几条微博

makiyo还拉着自己的姐姐也是经纪人“胖姐”(松本秀芸)一起直播讨债。

直播讨债微博发出后还有李妍瑾来一起控诉丁小芹。

makiyo直播的起因是胖姐在网上看到纪梵希的包,丁小芹说自己可以帮忙订。之后丁小芹说包到了,要胖姐先给定金新台币3万5千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7500元),之后丁小芹拿出来的包并不是胖姐要的款式,胖姐还说那个包“闻起来很臭”,感觉不是真的,寄回去的时候又多花了新台币3000元(约合人民币643元,台湾邮费这么贵的吗?),这样里外里就是3万8千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8154元),再然后丁小芹就一直说那款包没货了,也不还钱。

makiyo还跟台湾记者说自己以前也花了3万5千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7500元)找丁小芹买过香奈儿,觉得也不是真包,因为用一年多就坏了。(大家想想香奈儿的市价,人民币7500元能买到啥😂)

直播讨债动静太大,最后丁小芹终于还钱了,六年后胖姐讨债成功。

顺便歪个楼讲点番外,台湾女艺人的小圈子也是作风很神奇,老是出相互之间买东西的事情。

资深买包大户林心如还买过别人的现货爱马仕。

2011年林心如大概还不是爱马仕的熟客,听说刘品言那里有现货爱马仕柏金包就要买,买到手怀疑不是全新的又生气,刘品言自己也觉得蛮委屈,说林心如用了好几天很久才退,都有使用痕迹了。

最后刘品言最后退给林心如两万块(2万新台币约合人民币4300元)。

因为买包交恶的台湾女星还有蓝心湄和利菁。

蓝心湄是很壕的富婆大家都知道,请看蓝心湄的包。

利菁特别想买爱马仕柏金包但是排不到,就托跟蓝心湄交情好的经纪人薛圣棻找蓝心湄买,蓝心湄只以为是老友要买就大方找人调货(真·壕),之后才发现包到了利菁手里,利菁还吹牛是老公送的,所以生气。

番外的番外:最后利菁又把那个包卖了转手挣了点钱

——————————

虽然跑题了但是从这些番外也能看出来台湾娱乐圈还是蛮拜金的,而且很多人拜金得非常小里小气……

丁小芹也是又拜金又小里小气的其中一员。

她在台综里面一直是“时尚人设”,很早上《女人我最大》的时候就一惊一乍地嫌弃大陆做美甲不好,用钳子硬拆水晶美甲,是为“水晶指甲内地受难记”。

但是很奇怪她上节目明明看上去也很俗,周围人就一直赞美她时尚。

大概就这样吧

还有这种可怕的全身豹纹,丝袜上还要带图案。

小S跟丁小芹比美,一副很认可她颜值的样子。

康熙有一集是让女艺人们穿搭便宜的冬装,全身不要超过3000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643元)。

小S一直在说丁小芹这个毛衣很时尚。

另一个女艺人穿上这个毛衣,所有人都在说穿得不如丁小芹。

同一件格子斗篷,换丁小芹穿大家就都说好看

丁小芹推荐一个带毛的雪地靴,全场都说看起来有质感,要买……

时尚界人士点评丁小芹的风格↓

就……不是很懂

丁小芹曾经在康熙里说“自己不喜欢的艺人着装”,点评一位天后级歌手是没重点,身上的东西和颜色太多,网络上认为她在暗讽蔡依林。

不管她在diss谁,她自己这种打扮能说别人身上没重点咩????

总之呢,自以为时尚又美丽的丁小芹,虽然演过戏也唱过歌,最终还是选择了一条比较不费力气的发展路线:混圈子、上通告扯淡、开店卖东西。

专辑只出过两张

影视剧一共这么多,还都是小角色

她的演艺履历里最瞩目的就是排着密密麻麻的综艺节目,什么内容都能去聊两嘴吧(尤其是“时尚领域”)。

然而丁小芹作为通告咖也就那样……她讲的内容不能算有趣,又有点双商欠费。

她主动爆料过交往过一个明明很有钱,家里住在半山豪宅,有超多名车,但是男方靠妈妈给钱,在台湾很节省还要跟她AA。

她到了对方香港豪宅中小住时,男方妈妈的水晶球丢了,怀疑是她偷的,恋情因此告吹。男方没有站在她这一边。

到这里这个爆料也还ok啦,最后她又甩了关键信息,说男方家庭说过不喜欢艺人,最后还是娶了有名的艺人。

这样网友就分析出她说的富二代前任是丁子高,火还烧到了香港的杨千嬅身上。婚姻很稳定的丁子高承认跟丁小芹交往过,但说没有水晶球这件事。

丁小芹跟makiyo一度很交好,很多人觉得她是跟makiyo熟悉才有很多通告资源的

makiyo在大小S她们的七仙女团体里是小妹妹,但她也实在是太不争气了,闹了各种奇怪的负面,跟男友私奔到美国大半年人间蒸发之类的。

大小S她们就跟她越玩越远。于是makiyo自己很爱拉帮结派,组了个ma帮,一起玩,一起上通告,相互介绍男友。

看上去活出了年轻女艺人最省力的生活方式:每天就玩玩,仗着人脉上节目。

makiyo供这些小姐妹消费,给她们介绍通告资源,爆粗俗的料展示“闺蜜情”。

makiyo她们想吸收新人入伙的理由就是:“干嘛做得这么辛苦,上上通告轻松赚钱不就好了。”然而其他家的经纪人让手下艺人不要跟ma帮这些人来往。

在她们心里,上上通告动动嘴皮子不是比唱歌跳舞演戏轻松吗,其他时间就吃喝玩乐,再把吃喝玩乐的那些破事儿拿到节目上讲,完美循环。

通告咖也要输出点有趣的内容吧?她们这些人就……很无聊。 

这种女明星的生活,本来就没营养。

丁小芹交往过一个日本吉他手,就是makiyo介绍的。

后来有说丁小芹为了这个吉他手堕胎,还到对方社交页面上痛骂他是killer

江湖上还流传着不同帮派女明星暗暗宫斗的故事。跟吴佩慈一起搞“甜心帮”的许维恩暗算过丁小芹。

这个故事很多人都听过,丁小芹一度跟一个公子哥有发展,许维恩从中作梗在聚会中狂点丁小芹早期MV让公子哥看她整容前的样子……丁小芹跟公子哥就黄了。

2012年,makiyo跟朋友一起喝醉,日本朋友无故痛殴出租车司机,造成大负面,整个“ma帮”的口碑都很差。

makiyo被两岸网友痛骂的时候,丁小芹还跳出来说说大家都是中国人之类的,结果更遭人骂了,大陆网友也记得丁小芹很早就一直在吐槽大陆不好啊。

最后台媒批这个团体如黑道一样,假义气没是非。

丁小芹做不好通告咖,生意也一塌糊涂。

早在2006年她就积极地开店

三年后就开始出财务危机,这些年的负面简单搜搜就有这么多:

2009年11月,她的服饰店突然歇业并爆出财务纠纷。

2015年,有一名男子向丁小芹追讨30万元债务,说是她的服饰店开店期间周转失灵曾向其借款,事后丁小芹不想还款便指使友人在网络传播萧光骏是因为追求不到丁小芹,才由爱生恨假冒债务。

2015年起丁小芹开始在网上卖奢侈品,都是廉价仿冒品,有人买到了假货,还有多人是汇款后没收到东西,钱款被侵吞。那一次她就被判了4个月,可以交罚款。

虽然生意做得乱七八糟到处欠钱,但是丁小芹毕竟是艺人,一直在上节目,总能有点影响力,在台湾声誉扫地,她开始在微博和微信上找大陆网友骗。

到大陆当网红的丁小芹就这样

她在微信卖的东西跟淘宝一样价钱还超贵,收了钱却不发货。

丁小芹为了忽悠钱也是尽力了,不过为什么就总也补不上财务窟窿呢?

总是大手大脚消费,爱虚荣要面子,开销太多了。

丁小芹上康熙吹嘘过自己开“软壳”的敞篷跑车。

事实是2014年她贷款了九成左右买二手保时捷,之后却多月欠缴还款,并以生病、汇错账号等名义拖欠,还了连累为她担保的车行。

租奢侈的豪宅又付不起房租,被房东赶出来,狼狈搬家。

为了奢侈消费,她经常刷爆信用卡。

已经声名狼藉了,丁小芹上电视还装可怜,说自己很辛苦,不容易,有人要整死自己。

丁小芹的人生就像是在刷爆卡一样不断透支,以为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活成白富美的样子就可以生存,不想费力气唱歌演戏、上通告也没什么明显的特色还得罪人,做生意也不投入精力不认真计算,反过来累累债务又导致她连通告节目都没得上。

但是丁小芹还是像活在虚假泡泡里一样去维持一个“漂亮奢侈女明星”的日常,精分一样假装自己有助理,假装自己很红,不断地修图要维持卡哇伊的风格,仿佛一切从未发生过,自己还是可以靠可爱美丽来换钱。

穷途末路里丁小芹的思路还是与众不同,她可以猛砸钱找律师打官司用尽积蓄,却没想过把这些钱直接拿去还债。

她要维持那个虚假的泡泡,宁可死硬到底自我催眠“我从未骗人从未卖假包从未欠钱我是可爱可怜的小女孩”,也不想面对现实。

波伏娃有段话很有名:

「男人的极大幸运在于,他不论在成年还是在小时候,必须踏上一条极为艰苦的道路,不过这是一条最可靠的道路;女人的不幸则在于被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包围着;她不被要求奋发向上,只被鼓励滑下去到达极乐。当她发觉自己被海市蜃楼愚弄时,已经为时太晚,她的力量在失败的冒险中已被耗尽。」

丁小芹就是那种物质和虚荣里不断偷懒而下滑却不自知的女孩吧。

不管是当歌手、演员,还是当通告咖,或者是选择做网红、网店店主,总要遵守行规,总得投入点劳动才能生存。

可是丁小芹这样的女孩,沉醉在一厢情愿的“扮美”里,假装有很多人爱自己,却不想认真付出哪怕一点。

人生,只有可爱是不行的。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